“红顶协会”式的腐败温床必须铲除

特约评论员雷钟哲

1

  云南省建水县个体工商户办营业执照时,“被自愿”加入县个体私营经济协会并缴纳会费;全县两年半强收会费551万元,这些会费成为建水县市场监管局的“小金库”……近日,国务院第六次大督查第十四督查组收到群众在“互联网+督查”平台上反映的问题线索,赴建水县实地暗访督查,查实了一个“红顶协会”。

  云南建水县的“红顶协会”,让人诧异、吃惊,甚至百思不解、浮想联翩。党的十八大以来,打虎拍蝇风暴劲吹、正风肃纪力度空前,“放管服”改革深入推进、政府作风大为转变。在这种背景下,云南建水县竟然还敢违反规定、顶风作案,做“加法”不做“减法”,这胆子,是不是大得有些离奇?

  “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坐行业的轿子,收企业的票子”,是红顶协会的典型表现,对此中央一直狠打不放。2015年7月,中办、国办就印发了《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今年6月,国家发改委等十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全面推开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改革的实施意见》,作为县级市场管理职能部门,对此不可能毫不知情,否则就没有起码的政策水平。可是,为什么还要明知故犯呢?

  一个可以想见的原因,就是这些人私欲膨胀得失去理智;或许还有一点侥幸心理,以为云南地处边陲,私营个体户信息闭塞、不懂政策,于是就利令智昏、铤而走险。事实上,有的个体工商户真的以为这就是“国家规定的收费”,让国家形象为之受损。

  利用个体工商户办照之机,要求他们交费入会,而且以后每年年报时还要再交。如不“自愿”入会,对不起,就不能领取营业执照。这等于剥夺了个体工商户的合法经营权,断绝了他们的生路。把权力玩到这种境界,简直就是趁火打劫。

  2017年1月至2019年6月,建水县个私协会共收取会费551万元;仅临安镇市场监管所,每年就收取会费近百万元。这些钱进了“小金库”,成了任意支取的囊中物。督察组抽查个私协会部分发票,发现多张从300元至120000余元数额不等、从“茶杯”“指甲刀”到“修缮改造工程款”名目各异的财务支出凭证。中央之所以对“红顶协会”“红顶中介”一再整治,就因为这些机构脚踏“政府”“市场”两只船,与政府部门“扯不断、理还乱”,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相互交织、利益勾连,不但扰乱市场,而且滋生腐败。

  建水县市场监管局的上述做法,带有政治“两面人”的特征,一方面高唱“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一方面瞒着中央和省委大搞小动作。即便在问题披露之后,该局依然表示没有要求强制入会。显然,他们不仅悖离初心、玷污使命,而且与中央提出的“六稳”和减负精神背道而驰。所以,当地立行立改、严肃查处,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特约评论员 雷钟哲)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