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法律为“护狗大战”画上休止符

特约评论员林风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此前一直备受舆论诟病的“护狗大战”再次爆发。这次,“战场”在四川。

  5月23日起,来自西昌、成都、西安的四五十名爱狗人士,要求从四川凉山州冕宁县泸沽镇一个收狗点商贩的狗场中,解救300多只狗,结果遭到商贩拒绝。双方协商不成,冲突进一步升级,爱狗人士将收狗点围堵,开车将路口堵住,整夜守在附近,防止商贩偷偷运狗。得知狗来自疫区,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介入,原本计划将狗进行无害化处理,但遭到爱狗人士强烈反对。目前,当地政府及社区介入协调处理,这场“护狗行动”仍在僵持中。

  一边是爱狗人士的昼夜盯守、围追堵截、救狗心切,一边是商贩“全家靠此为生,我哪里违法了”的委屈,针锋相对的紧张下,又透露出几分“各说各话”的尴尬。尽管当地相关部门已经介入此事,但截至目前仍未能有效处理这起“护狗大战”事件。看起来,此事很可能还要再“掐”上一段时间。如果涉事双方和当地政府部门不能妥善处理,事态很可能会持续升级。

  如前所述,类似一幕并不新鲜。从2011年的京哈高速拦车救狗,到广西狗肉节引起的诸多冲突;从北京大兴狗贩收万元放狗,到“爱狗人士”为给死去的金毛“讨说法”而围堵湖南驻京办……一幕幕“救狗”、“护狗”的事例,都让人有些审美疲劳,莫衷一是了。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现代法治社会,爱狗、养狗是每个人的权利。从个人选择的角度来说,是否爱狗、怎么爱狗、究竟爱到什么地步,都不值得大惊小怪;同理,“法无禁止即可为,法无授权即禁止”。对于贩狗人士来讲,只要所贩卖的犬只来源正当、手续合法、没有疾病,同样拥有正常买卖的权利。也正因为如此,在涉及“争狗”、“护狗”的事情上,任何人在表达个人主张和权利时,都必须遵守法治边界,理性表达自己的权利和主张。

  从这个角度来看,那种将收狗点及路口堵住,甚至通过言语动作严重干扰他人生活的行为,是不容法律和规则所允许的;而倘若贩狗人士所贩卖的犬只中,存在健康隐患或者来源不明的犬只,也应当主动配合接受相关执法部门的处理。一个巴掌拍不响。在“护狗大战”中,不管是爱狗人士,还是贩狗人士,“拉锯”双方的一言一行都必须尊重公共利益、遵守法律法规和社会道德底线。否则,爱狗人士“爱”的含义将低到尘埃;“收狗点”商贩也容易因为手续是否合法而陷入被动。

  法治社会,爱狗的权利和主张需要理性表达,“围堵救狗”不是遵守法纪的表现。其实退一步讲,爱狗人士“护狗”的方式方法有很多:比如,通过一定程度的金钱予以购买;又如,借助新媒体宣传爱狗的理念;再比如,掌握确切证据,向有关执法部门举报投诉;甚至可以通过正当程序汇集诸多意见建议,以己之力助推动物保护的相关立法……那种不顾现有法律法规和公序良俗而使劲“互掐”的行为,注定要付出沉重代价。(特约评论员 林风)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