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得了慕容复的病

李北方

  从挑起贸易战开始,美国对中国的挑衅持续加码,竟然编造起中国干预美国中期选举的故事来了。中美关系遇阻,直接责任在美国,而美国之所以犯这样的错误,归根结底是其霸权主义心态导致的。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呢?美国副总统彭斯最近在哈德逊研究所的那场演讲,对其做了一个集中的展现。要了解美国的这种心态,彭斯的演讲稿是个绝佳的文本。

  我们当然反对彭斯的胡言乱语。但看过其演讲全文后,我们发现,对彭斯进行最有利驳斥的,恰恰就是彭斯本人,因为在那篇演讲中,美国精英的扭曲心理,自己打自己嘴巴的混乱逻辑,展示得一清二楚。我们直接让读者看看他的“左右手互搏”的丑态就行了。

  不妨从该演讲中稍引几处,并稍加以说明,就可以看清美国在心理上得了什么病。

  彭斯在演讲中指责中国发展国防建设,他说:“中国的军费是亚洲其他国家的总和,北京将在陆海空,乃至外太空抗衡美国军力作为首要任务。……北京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广泛地宣示其力量。中国船只经常在由日本管理的尖阁列岛(中国称‘钓鱼岛’)附近巡逻。尽管中国领导人2015年站在白宫玫瑰园里说他的国家‘无意将南中国海军事化’,今天,在人工建造的岛屿上的军事基地里,北京部署了先进的反舰和防空导弹。”

  在阐述美国发展军事实力的行动时,彭斯的措辞就变成这样了:“我们正在把我们的核武库现代化。我们正在部署和开发新的先进战斗机和轰炸机。我们正在建造新一代航空母舰和战舰。我们对我们武装部队的投资是前所未有的。这包括启动建立美国太空军的进程,以确保我们在太空的主宰地位能够持续下去。我们已经采取行动,授权加强在网络世界的能力,打造针对我们对手的威慑力量。”

  为什么美国大力发展军力,甚至建设太空军,是理所当然的,而中国发展国防力量,在南海岛礁自己的国土上部署防御性武器,就是不可接受的、要被指责的?中国的军费支出有美国多吗?没有。中国有像美国一样,在世界各地都拥有军事基地吗?没有。

  再看,彭副总统直言不讳地说,对中国使用关税武器目的就是阻止中国发展先进产业,而不仅仅是寻求所谓“贸易平衡”:“在特朗普总统的指示下,我们还在落实针对2500亿美元中国产品的关税,最高额的关税特别对准了北京试图占领和控制的先进产业。总统也明确表示,我们还将征收更多的关税,有可能大幅增加这笔数额,可能会翻一番还多,除非达成公平与对等的协议。”

  相应地,当中国使用关税手段的时候,就成了批判的对象:“就影响中期选举而言,诸位只需要看一看北京针对我们的关税政策提出的反制关税就可以了。北京特意锁定那些可能在2018年选举中发挥重大作用的行业和州。有一种估算是,中国选择打击的美国的郡有80%以上曾在2016年投票支持特朗普总统;如今,中国希望把那些选民调转过来反对我们的行政当局。”

  彭斯这个话含着两层的“友邦惊诧”:一是竟然敢使用关税手段对美国的贸易战进行反制;二是中国竟然敢把关税手段的打击目标锁定在支持特朗普的地区和人群上。

  问题是,美国可以那样做,中国为什么不可以呢?凭什么?

  涉及到外交层面,彭斯说了这样的话:“自去年以来,中国已说服三个拉丁美洲国家与台湾断交,转而承认北京。这些行动威胁到台湾海峡的稳定,美利坚合众国对此予以谴责。”

  其实不光是口头谴责,美国还召回了驻这三个国家的大使,赤裸裸地干预起了别国的内政。可是,与台湾断绝来往,转而承认中国大陆,美国人自己不也是这么做的吗?

  关于这个问题,有记者向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提出过,得到的回答是,这个做法只适用于美国,不适用于其他国家。美国做得,别的国家做不得,赤裸裸的双重标准,美国人竟然说得脸不红心不跳。

  什么是霸权主义的心态?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双重标准,美国做什么都可以,但别国不可以。

  美国方面为何如此不顾斯文,赤裸裸地使用双重标准来针对中国呢?真的如美国领导人口头上说的,要实现“贸易平衡”吗?

  彭斯的演讲也透露了实情,他说:“中国试图控制全世界90%的最先进的工业,包括机器人、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为了赢得21世纪经济的领导权,北京指导其工业官员和商界以任何方式获取美国的知识产权。这是我们经济领导力的基石。”

  是的,这里才是实话,美国在意的是“领导权”。美国人认为,领导权只能属于美国,不能转移,当美国的领导权受到威胁的时候,美国就要打压挑战者。

  美国的霸权主义心态,只有用皇帝打比方才好理解:谁觊觎领导权,谁就是僭越、谋逆,是万万不可接受的。在跟其他国家打交道时,美国期待的只是“领旨谢恩”一般的回应。

  但现在是21世纪。在今天,美国无疑仍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这并不是一个由美国一家说了算的世界,多极化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美国没有认清这个世界大势,相反却沉醉在“帝王梦”里不能自拔,想永远地当世界的霸主。

  其实美国从来没有获得过那种全球地位。美国在二战后成为真正的第一强国,但旋即遭到了苏联的挑战,冷战结束后,世界呈现的是“一超多强”的格局。今日的美国在“美国优先”口号的支配下,仿佛在期待再次获得十七、八世纪的大英帝国曾经在世界上拥有的地位。

  这不禁让人联想起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里的慕容复。慕容复是“五胡乱华”时期鲜卑人建立的燕国的皇室后裔,念念不忘要“复国”,要当皇帝,却因为错判了形势,故而处处碰壁,最终落得一个发疯的下场。

  美国是一群英国清教徒建立的国家,美国精英阶层在精神上自命为大英帝国的传人,倒也合乎情理。可是,那个已经远去了的“日不落帝国”梦,终究不过是一个与慕容复所憧憬的燕国一般的幻影,也是一剂精神毒药。

  因为存在这种自我认知的错乱,和对世界大势判断出现错误,所以美国人的语言跟其他人是不通约的。比如彭斯在演讲中说,“我们寻求公平、对等以及相互尊重主权的关系,而且我们已经开始采取迅速有力的行动来达成这个目标。”看看,美国也使用公平、对等、相互尊重主权这一类的表述,但他们对这些词语的理解跟其他人的理解是一样的吗?显然不一样。

  彭斯在演讲中提到了作家奥威尔的名字,来指责中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有趣的是,奥威尔在《动物庄园》里的一句话,特别适合送给彭斯: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但有的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这句话准确地刻画了美国人的心理,如果将国际社会类比为动物庄园,美国人认为,他们就是那头猪。

  美国的这个毛病,不是一时能治好的,只能慢慢地治。我们要继续发展和壮大自己,稳步地增长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直到美国认识到这是无可避免的,并且接受这个事实。到那个时候,美国的霸权主义病可能就慢慢地好起来了。

  中国海军出远海训练,军舰通过宫古海峡,日本总是一惊一乍的,对此,国防部发言人说过,这主要是因为日方的心态有问题,心病没有治好,以后中国军舰要更经常通过宫古海峡,日方习惯了,也就好了。

  这个逻辑也适用于美国。等到美方习惯了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接受了多极世界的现实,心态摆正了,霸权主义的心病才能治好,否则也可能像慕容复一样,疯掉。(文/李北方)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