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疫苗事件成为信任之殇

特约评论员李勤余

  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问题疫苗事件仍在持续发酵。因“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造假”事件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3天后,长春长生再因2017年10月被调查的“百白破疫苗效价不合格”事件被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罚款344万余元。近日来,疫苗事件在舆论场中引起发热议,也让公众普遍产生了焦虑和不安的情绪。

  更糟糕的是,人们发现,上述事件并非孤例。2016年,山东疫苗事件就曾掀起波澜。更早之前,还有山西贴签乙肝疫苗事件。一连串事件,加上长生生物接连被曝出的问题,可能会使公众对疫苗安全的信任彻底塌方。事情何以发展到这般地步?相信这不是一个人的困惑。

  信息的不对称、不透明可能是重要的原因。2017年11月3日,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合格产品处置情况介绍》,称在药品抽样检验中检出长春长生的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规定。吉林省食药监局则在处罚决定称,“经查明,该批药品生产数量共253338支,由吉林省药品检验所抽样552支,销售到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52600支,现库存186支,销售价格是3.40元/支,该批药品的违法所得共858840.00元,货值金额共861349.20元。”

  听上去,检测出疫苗不合格,并予以处罚,本是顺理成章之事。可一些关键信息的缺失,却让公众无法安心。一是按照《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的规定,疫苗从研发到临床再到销售,本应经历严格的审批和批签发制度。那么这些不合格的疫苗,到底是如何蒙混过关的?二是被召回的疫苗去向何处,有关部门并未作明确的说明。三是疫苗不合格的具体情况究竟为何?要知道,这次出事的疫苗针对的是发病死亡率近乎百分百的狂犬病,这可以说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公众得不到明确的说法,难免就会产生各种猜想和臆测。比如说,问题疫苗的发现,说明我国的疫苗监管体系可能存在漏洞。当然,任何监管体系都是在不断完善和动态发展中的。既然问题疫苗事件已为公众知晓,这就说明监管体系仍然在发挥作用。但是,如果公众始终处于信息链的末端,就会在恐慌情绪的驱使下,质疑监管体系的作用,甚至有可能彻底妖魔化国产疫苗。届时,后果就会无法收拾。

  同时,长生生物作为一家企业,有着逐利的本性,这亦无可厚非。但是资本的运作、利润的丰厚,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不能以老百姓尤其是儿童的身体健康为代价。长生生物2017年的年报显示,按照中检院同品种批签发量计算,长春长生年签发量达到355万人份,已经跃至国内第二。那么,该企业所取得的经济利益,与疫苗的生产成本、工艺之间到底存在什么样的关系?是否曾因为压低成本而降低了疫苗的生产质量?这些问题不应该被隐瞒,关键信息也不该仅为某些有关部门所掌握,公众一日不知真相,就无法平息自身的恐慌心理。

  就在这个周末,无数中国父母心急火燎地查看自家孩子的接种记录,担惊受怕地查询是否用过长生生物的疫苗,有的人甚至对国产的所有疫苗都产生了怀疑,为此后悔没有给孩子用进口疫苗。失去理性后的恐慌心理所带来的不良后果,可见一斑。事实上,国家免疫规划确定的国产疫苗的使用,大大提高了国民身体素质,有效降低了一些疾病的发病概率。这里,当然有对成本和可执行度的考量。在我国疆域辽阔的现实情况下,这是一个来之不易的成果。如果因为公众的信任塌方,废除乃至扼杀国产疫苗,无疑是得不偿失的。当务之急,是尽可能透明、公开地公布信息,让公众充分了解到,问题疫苗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还有,面对问题疫苗,我们究竟应该做些什么。(文/李勤余)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