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起哄致少女跳楼,警惕病态的社会逆反心理

特约评论员李勤余

1

  近日,甘肃庆阳西峰区19岁女孩李某奕跳楼自杀事件在网络上引起热议。据了解,李某奕跳楼与两年前被班主任吴某厚猥亵有关。花季少女不幸香消玉殒,已足够令人惋惜。但更让人痛心的是,在少女准备跳楼时,楼下的围观者不仅不对其进行劝阻,反而因其迟迟不跳而焦急、不耐烦,甚至催促其“跳啊,快跳啊”。在她跳下后,有围观者吹口哨,表示“跳得好”。甚至还有人恶意猜测其是不是为了成为“网红”而在表演。

  这些围观者的行为用冷漠来形容已显不足,不知此时此刻,他们的良心是否有几分不安?且不论少女跳楼的原因为何,面对一条年轻生命的消逝,同情和惋惜应该是人性的常态。可惜,这些麻木不仁的围观者并不孤独。如今,我们常常能在各大媒体上读到类似新闻:有人失足落水时,围观者嬉笑欣赏;见义勇为者被歹徒打击报复时,围观者热衷于揭露所谓背后黑幕……这些围观者的心,为何格外冰冷?

  有些围观者将自己的病态心理,归咎于社会的“不公”。自从彭宇案问世以来,“摔倒的老人该不该扶”一时之间竟也成为舆论热议的话题。总有人理直气壮地将个体行为归因为社会定律,当社会需要其挺身而出时,他总能为自己找出千百条理由。千言万语化为一句,都是别人的错。当少女在楼顶踌躇之时,围观者从不认为自己有半点挽救生命的责任。

  有些围观者病态的逆反心理由来已久。他们自认“众人皆醉我独醒”:凡是社会主流价值观所肯定的,一定要反对。不如此,如何凸显他们的“与众不同”?他们从不相信正能量的作用,哗众取宠,才是这群围观者的人生目标。病态逆反心理带来的必然后果是去人性化,就是个体丧失对同类的情感。

  个人要作恶,必将面对两大障碍。一是来自社会的刑罚,一是来自良心的不安。一旦个体成功地去人性化,就会把施恶的对象非人格化,以此来降低自身的道德压力,将自己的恶行合理化,从而缓解良心的不安。楼下的围观者,从未把即将跳楼自杀的少女当作一条鲜活的生命,而只是把她当作可以随意调侃、取笑的对象。他们没有想到,他们楼下的调侃、发布在社交平台的冷血话语可能就成为了压倒少女的最后一根稻草。

  每个人都渴望实现自我价值,而通过消费别人的痛苦来刷存在感,注定了这样的人可悲可怜。当那些围观者在楼下催促少女快一些跳下时,他们自以为,靠着出新、出奇的言行能够成功吸引注意,从而让自身的价值得到他人的肯定。殊不知,这终究只能证明他们在精神境界上的扭曲和麻木。

  好在,我们不难发现,舆论场中的主流声音是对围观者的严厉批评和谴责。这充分证明,人性本善,邪不压正。在我们身处的社会中,崇高和善良仍是不可取代的可贵品质。那些哗众取宠的围观者,理应受到所有人的鄙视和唾弃。

  当然,仅从道德层面上谴责冷漠的围观者仍不足够。据最新消息,一些起哄者已经被拘留,警方目前还在继续摸排。那些楼下的围观者是否是刺激少女跳楼的元凶,是否妨碍了公安、消防人员的救援,还有对那个始作俑者的班主任,以及相关部门轻描淡写的处罚,是否也应该重新问责?希望有关方面继续进行详细的调查,给少女的家人以及公众一个交代。(特约评论员 李勤余)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 最新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