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叙利亚的导弹提醒我们,要时刻不忘国家安全

特约评论员李北方

  网上有一个有趣的段子,在表达上使用了大喘气的“修辞手法”,首先以耸人听闻的架势给出一个结论:晚上千万不能出门跑步,太危险了;然后,一个表示停顿的破折号,给出原因:万一碰到烧烤摊怎么办?是啊,万一碰到卖烧烤的,大晚上的没忍住吃了一顿,步不是白跑了么?减肥大业不是又荒废了么?

  这个段子好不好笑?挺好笑的,创作质量相对比较高。但是,我们看完这个段子一笑之余,是不是应该意识到,这正说明我们社会的安全程度高,安全是中国人享受的最大的“奢侈品”之一。

  当我们把出门跑步碰到烧烤摊调侃为“危险”的时候,别忘了在处于战乱状态的国家,有数不清的人随时面临着真正的危险。即便在有的西方发达国家,人们也不敢在晚上随便出门,因为遇到持刀劫匪的几率恐怕不低于我们碰到夜宵摊。

  对于叙利亚这样的国家而言,只要美国的特朗普和英国的梅脑子一热,还要随时会成为列强处理废旧导弹库存的试验场,遭受美国等国家的“悍然”侵略。4月14日,美英法以“莫须有”的罪名,向叙利亚发射了100多枚导弹。已经持续数年的叙利亚内战还看不到尽头,乱世之际,无数叙利亚人生活在不知道是否还有明天的境地。

△叙利亚驻联合国代表贾法里

△叙利亚驻联合国代表贾法里

  这几天,叙利亚驻联合国大使贾法里在会议间歇凄然独坐的照片刷屏了,讽刺的是,照片中窗外赫然耸立着那只有名的和平钟,而此刻,叙利亚却离和平越来越远了。大家都说,这是“弱国无外交”的活生生的例子。

  与此同时,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同这样一句话:我们没有生活在一个和平的时代,只是生活在了一个和平的国家。

  昨天(4月15日)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四周年的日子。2014年4月15日,习近平主席在主持召开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时,首次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重大战略思想,并首次系统提出“11种安全”,指出要构建集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等于一体的国家安全体系。

  没有和平和安全,一切都无所附着。安全和新鲜的空气一样,平时可能不大在意,但失去的时候就知道它的宝贵了。所以,我们不能等到失去的时候再怀念安全与宁静的日子,而是应该像捍卫生命一样地捍卫它。

  安全的环境仍在,但我们的社会上是否存在威胁安定与安全的因素?无疑是有的。这里仅谈一种。

  在美英法绕过联合国,公然违反国际法,冒用“国际社会”的名义悍然用导弹攻击叙利亚之后,网上又掀起了一波为此霸权行径叫好的声音。这种声音有自己的一套说辞,虽然可以自圆其说,但实际上不值一驳。

△叙利亚战争前后变化

△叙利亚战争前后变化

  为美英法叫好的网络流氓们的第一个理由是,叙利亚是一个集权国家,不“民主”。

  如果这些流氓们读过一点书的话,应该知道,中央集权是从前现代走向现代的民族国家构建过程中的重要一步,相对于封建而言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而不是后退——这一点对任何国家都是适用的。在教派冲突根深蒂固的中东国家,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政府尤显重要,是社会秩序和民众福祉得以实现的基础条件。西方国家一点也不傻,他们很清楚这个道理,故而要打破这种中央集权,借“民主”之口入侵,使之社会陷入混乱。名义上的民主除了灾难什么都没有带来。

  现代西方的程序民主是在其特定的历史背景中发展起来的,其特殊性大于普遍性,表面的程序更不能等同于民主价值观本身。西式的程序民主的最大作用是欺骗民众,而不是其他。以美英法此番武力打击叙利亚为例,如此重大的事项,在哪个国家经过了民主程序的批准?没有,只是特朗普们拍脑袋的决定。

  网络流氓们的第二个说辞是,叙利亚政府残暴成性,用包括化武在内的暴力对付自己的人民。

  事实是什么样的呢?在叙利亚内战爆发前,曾经发生过十几个青少年公开涂写政治标语的事件,该事件后来成为内在的导火索。谁都知道,发表政见的孩子背后,一定有大人在操控,叙利亚政府对此进行调查并不奇怪。大规模抗议起来后,示威的人群中有人开枪向民众和警察射击,制造冲突。西方媒体将这些都说成是叙利亚政府对人民的残酷镇压,在舆论被西方垄断的情况下,西方媒体说什么就是什么,真相早就被涂抹得一团糟了。

  就最近这一次的所谓化武袭击指控来说,所谓证据仅仅来自臭名昭著的“白头盔”摆拍的视频,西方媒体上对其真实性的质疑无一例外地被封杀。美英法真正关心证据吗?不,对叙利亚开展空袭的时候,联合国核查人员已经到达大马士革,还没有开始工作。在这样的时刻下令空袭,特朗普的目的更像是要毁灭证据。

  国内网络流氓们在传播的,都是西方舆论战制造的谎言。用一个貌似高尚的虚伪理念,再加上一些捏造的所谓事实,这就是网络流氓们为美英法的野蛮侵略唱赞歌的全部技巧。

  从价值观层面,我们可以批评他们颠倒黑白,为虎作伥,在一切矛盾冲突中总是站在强势者的一方,充当强权的走狗。

  然而,这还不够,我们还要认识到,在网上为美英法的霸权行径叫嚣,同时也是将搞乱中东的舆论战手法在中国进行试验的行为。这是一套被西方用熟了的套路,只要照葫芦画瓢修改一下,就可以用于搞乱中国。

  曾记否,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卸任后回到美国,参与总统选举初选的演讲中说,美国可以利用互联网搞垮中国。

  那些在网上为美国的霸权行为唱赞歌的流氓,被洪博培称为美国的“盟友”(allies)。

  叙利亚遍布着美国的这种“盟友”,包括反对派、白头盔以及恐怖分子,这是叙利亚陷入水深火热境地的重要原因。对我们国内的那些美国的盟友,骂几句“美国的走狗”恐怕不够,需要从国家总体安全观的角度,把他们为强权洗地的行为当做一个危害国家“文化安全”的问题加以对待。(特约评论员李北方)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