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民族败类,应该以更重的重拳打击

特约评论员李北方

  在3月8日的两会记者会上,外交部长王毅说了很多精彩的话,值得注意的是,在正式答问环节结束后,有记者追问王毅外长对“精日”屡次挑战国人底线的问题怎么看,王毅简短而有力地回应:“中国人的败类”。

  “精日”,是所谓“精神上的日本人”的简称,指的是有一小撮中国人,不认同自己的民族身份,反而在精神上自认为是日本人,鼓噪日本军国主义,仇恨中华民族。正常人都烦死他们了,所以王毅外长直斥他们为“中国人的败类”,引起了大家深刻的共鸣。

  “精日”们动不动就在语言上和行动上挑战底线。近期,最著名的“精日”是一个姓孟的上海人,已经两进拘留所了。这个“精日”因为在微信群聊中发表“南京杀三十万太少”、“杀少了”、“才三十万而已”等言论,于2月23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以寻衅滋事行政拘留五日。这是第一次。

  没想到,刚被放出来没几天,这个“精日”又特地跑到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在灾难墙前录了一段视频,攻击举报他的言论以及在网上批评他的网友。3月8日,南京警方发布通报,南京市公安局建邺分局对这个孟某某处以行政拘留八日。

  之前,也有其他“精日”因为摆拍和威胁举报人等行为被行政拘留过。但拘留好像不足以打压“精日”的嚣张,还需要更重的重拳才行。

  要想铲除这些“中国人的败类”,需要搞清楚两个问题:第一,这些“败类”是怎么来的;第二,怎么打击才会有效。

  我们先来分析“精日”是如何产生的,把这个问题想清楚了,怎么打击自然就明了了。

  首先,也是深层次的一点是,除了少数具备平等觉悟的人(即认为人应该是平等的并且愿意为实现平等而奋斗,如真正的共产党人)以外,多数人天然具有一种潜意识——想当“人上人”。这既包括在政治经济意义上成为骑在别人头上的压迫者,也包括在心理上取得相对于他人的优越感。

  这种想当“人上人”的念头在不同的人身上表现为不同的形式。在大部分人那里,它的表现形式是良性的,积极进取,乐于跟他人竞争,社会总体上则因此而活力十足,促进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

  更进一步,有些人不是从竞争本身中得到成就感,而是从凌驾于他人之上来达到心理上的满足。那个“二进宫”的“精日”孟某某在录制的视频中,就污蔑批评他的人是“工作犬”,说了一堆诸如“你们在社会上处于什么样的地位你们心里没点x数吗”等挑衅性的话。这套逻辑就是该心理的反映,这就有点变态了。

  当然还有更变态的。有少部分人为了寻求变态的心理优越感,自觉地跟那种叫做“普世主义”的理念挂起钩来。所谓普世主义,背后预设了文明的等级论,把西方文明视为最高等的文明,把西方人等同于高等人类。这部分人在这种文明等级论中给自己找到了一个位置,通过认同西方价值,通过在思想上自觉地当洋奴,来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

  这一类人里面以“精美”为最多,即精神上的美国人。我们通常所说的一些公知和公知粉,都属于这一类。他们十分善于把相对于美国人的自卑感,化作相对于同胞的优越感。这种心理的另一面就是“逆向种族主义”,身为中国人,但不认同甚至仇恨中国人的身份,以此来显示自己的“高等人”身份。

  在这部分人里面,变态到极致的就是“精日”了。为了表达对其中国人身份的不认同,他们需要刻意地找一个对中国人造成过最大伤害的民族身份去认同,这就是他们的逻辑。所以,“精日”比“精美”更恶劣。

  这是“精日”产生的深层次心理原因,也可以说是内因。

  其次,有组织的对日本的美化和鼓吹也是“精日”大量产生的主要原因之一。这是外因。

  多年来,网络上流传着不可计数的吹捧日本的文章,动不动就拿出一个根本不值得重视的点,鼓噪一通所谓“令人肃然起敬的日本”。这种宣传不但对少部分天生的“精日”胚子起作用,也对主流舆论产生了影响。比如,一个很主流的说法是,中国人不应该因为历史问题而存有“受害者心理”,更不应该对日本有仇恨,正确的做法是从方方面面都做得比日本好,超过日本。这个貌似“理中客”的说法中埋着一个其实根本不成立的假定,那就是,中国在方方面面都不如日本。

  这种舆论是凭空而来的吗?绝不是。网络上已经曝出的材料足以表明,日本花了大价钱在中国培养所谓的“知日派”,这是有专门拨款的。在知识界,中国有不少的亲日派,专事宣扬日本已经在历史问题上过关、中国应该以德报怨支持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等论调,知名的有冯玮、马立诚、时殷弘等。在互联网上,有为数众多的贴吧、论坛、聊天群组,聚拢了大批的“精日”。

  这些行为的背后都有一只手在操控,网上曝出过“精日”的工资单,一部分人靠跪舔日本可以拿到每月数千甚至过万的报酬。

  上述两个方面,也就是当内因和外因碰到一起,就催生了“精日”的兴起。“精日”能掀起什么大的风浪吗?会影响民族复兴的步伐吗?并不能。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就不难给出解决“精日”的办法了。这需要一组比行政拘留更重的组合重拳,才有可能把“精日”连根铲除。

  首先,我们要进一步加强教育。一方面是爱国主义教育,让在和平和富足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懂得中国近代历史的残酷,明白民族复兴为什么会成为中国人的奋斗目标,因为我们沦落过,同时也要严格打击“抗日神剧”那种消解历史的精神鸦片;另一方面是社会主义的教育,如上文分析的,“精美”、“精日”的产生在根子上与非社会主义的意识有斩不断的关系,他们是想当“人上人”想疯了,想变态了,才成为“精美”、“精日”的。

  其次,建议对学界、互联网上吹捧日本的利益链条立案调查,查清利益往来情况,查清组织体系,严厉打击。网上“精日”长期聚集的场所,要铲除干净,对长期以来没有尽到监管责任的网站和管理部门,也应该追责。

  再次,最高时限为15天的行政拘留不足以对“精日”们产生足够的震慑,需要更大力度的直接惩罚措施。今天,也就是3月9日,“二进宫”的“精日”孟某某在看守所里道歉的视频被警方公布,但是我们没有理由相信他的“道歉”是真诚的。

  3月8日,38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递交了关于“制定保护国格与民族尊严专门法”的提案,提案认为,国家对于侮辱国旗、国徽及歪曲国歌的行为可以根据现有法律制裁,但是,“对于侮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格、侵犯中华民族尊严的其它犯罪行为,如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身份宣扬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武士道精神的相关行为方式,或者公开侮辱民族英雄、革命先烈等,包括以文字、图片、语言、说唱、照片、影视、肢体语言等各种方式和手段,应当如何立法予以惩治?目前看还缺少确切而充分的法律根据。”提案建议,应专门立法,保护国格与民族尊严,并将严重侮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格、侵犯中华民族尊严、侮辱民族英雄、革命先烈,或宣扬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及日本武士道精神的行为纳入刑法处罚的范畴。

  这是一个靠谱的思路,在当前的形势下,该提案很有可能被采纳,形成立法。到那个时候,等待“精日”的就不仅是数日的拘留,可能是刑事处罚。

  清理“精日”是一个系统工程,不仅需要重拳,更需要重典。最根本的教育和文化,最直接有效的是严厉的惩罚措施,都到位了,“精日”才会被铲除。(特约评论员 李北方)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