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纵火案宣判,法之信仰大于天

特约评论员何双江

  2月9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以放火罪判处被告人莫焕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二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1万元。

  作奸犯科,罪得其咎。63项质证无疑的证据,构成了严谨客观的证据链。

  宣判后,受害方家属林生斌发布微博,对杭州中院的判决表示感谢;今天,很多媒体密集推送了杭州中院的判决结果;在网上网下的舆论场,更多人凭借内心的道德律令与法治素养在权衡着司法判决。

  一场惨不忍睹的悲剧,一次法治信仰的考量。从公开审理到公开宣判,从十几个小时的庭审到各界人士到场旁听……这不仅是人性与人心的较量,更是公平与正义的拷问。被告人莫焕晶的宪法权利充分享有,被害人林生斌的诉讼权利合法保障,刑法上的因果关系、证据上科学逻辑,晾晒在阳光下,公开在监督里。

  个案里的公平正义最是触手可及。杭州保姆纵火案举国关注,其司法走向不仅关涉世道人心的价值,更关乎中国法治的层级。所幸的是,我们在杭州中院的依法审判中,看到了对等的权责关系,看到了谦抑的法律理论,更看到了独立司法与舆论监督之间的适度平衡。这让人联想起美国法学家伯尔曼在《法律与革命》中的那句名言,“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

  法律怎么被信仰?最直接的,就是司法判决。大快人心固然要紧,合法合规更是底线。事实上,任何一起公共事件的发生,都会产生涟漪效应,也必然会产生或大或小的舆情。这个时候,法治社会当有的理性,就是对司法程序的足够尊重与信任。一方面,法官公正裁决,不受任何舆论的直接影响;另一方面,舆论克制理性,表达情绪的同时不对司法施以暴力。说得再直白一些,即便是罪犯,也有罪犯的权益边界。而法治对嫌疑人或犯罪分子的保护,不只是仁心,而是信仰之刚性。一个最基本的道理跃然其间:能对嫌疑人充分保护的法律,还能守护不好那些最广大的守法公民吗?

  在中国,死刑仍在,国情使然。但是,即便如杭州保姆纵火案,犯罪分子的死刑之判,也不是落在网络舆论的积毁销骨里,而是严格依法审慎裁决的结果。民意再是汹涌、舆情再是鼎沸,也断不能判一个人的生死——因为这不是丛林社会,这亦不是宗法社会。人命关天,可人命如果跟着舆论颠沛流离,那么,社会必然人人自危。

  去年有部电影叫做《心理罪之城市之光》,里面有个桥段叫人记忆犹新:网络上一个叫“城市之光”的用户,以投票的方式让大众决定律师任川的生死,警察虽用尽一切办法,却无法阻止这场“法外制裁”……没有人希望生活在“城市之光”泛滥的城市,真正的城市安宁靠的是法治、而非以暴制暴的“城市之光”。

  今天,杭州保姆纵火案宣判,不过再次说明一个老理:真正叫人心安的规则,唯有“法之信仰大于天”。(特约评论员 何双江)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