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实说·专家谈】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

特约专家冯俏彬

  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基本特征就是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核心是全面实现经济发展的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推动我国经济由高速度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政府、企业、社会各司其职、协同配合,在全社会形成合力。对于政府而言,最重要的是要加紧完善我国市场经济体制,为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夯实制度基础。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必须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实现产权有效激励、要素自由流动、价格反应灵活、竞争公平有序、企业优胜劣汰”。目前,在涉及企业生产经营各个层面上的要素在定价、配置、流动等方面,都还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一些体制机制障碍,既是制度性交易成本过高的原因,也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形成供给抑制与供给约束。必须通过全面深化改革,破除要素自由流动、优化配置的天花板和形形色色的壁垒,打开经济增长新的成长空间。

  优化人口政策与劳动力市场改革。人力资本是经济增长最根本的支持因素。随着我国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和老龄化社会压力的逼近,必须在“放开两孩”后继续优化调整我国人口政策,将以计划生育为核心的人口控制模式,果断过渡到以优生和提高人口质量为核心、更加鼓励生育的人口战略。同时,要大力完善与人口流动密切相关的户籍制度改革、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等,以真正形成城乡一体化、全国统一的劳动力市场。

  深化土地与不动产制度改革。土地制度和不动产制度是国家的基础性制度,关系到国计民生方面重大利益格局的优化。土地制度改革的难点主要集中在农村集体经营性用地、农民承包地和宅基地等的流转机制、城乡结合部征地、拆迁、补偿等方面,应积极总结历史遗留问题的实践经验,结合国家已推出并有明确时间表要求的不动产登记,以及《物权法》等相关规定,加快立法、适时推进的房地产税改革等事项,攻坚克难,化解多种矛盾,打开通向长治久安的新路。

  深化金融改革。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资金是市场经济运行的血液。针对我国金融体系长期存在的结构性失衡、金融产品的多样化严重不足和金融风险因素频发等等问题,今后应积极引入多元金融和投融资主体、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加强金融宏观审慎监管和促进互联网、PPP等“新金融”和新型投融资机制建设,配套深化改革。

  深化教育科技制度改革。创新对于今日之中国,其重要性无论怎么强调都不过分。当务之急是基于教育改革破解人才培养的“钱学森之问”,以科技改革打造符合科研规律的创新体系,长效支持基础科研,并大力推进科技创新与产业经济的融合,在高端“买不来的技术”特定领域要靠原始、自主创新艰难前行,在中高端则依靠全面开放和“拿来主义”、将“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与“集成创新”相结合,最终建成“创新型国家”。

  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这一改革的目的是规范政府的行权方式,管住管好政府这支“看得见的手”,把简政放权做到位。此项改革的实质性推进,亟应结合“大部制”和“扁平化”原则,对整个政府机构设置做出“伤筋动骨”、“脱胎换骨”式的系统化改造,从而以精简机构,“消肿”为前提,使减少审批、实质性转变政府职能落实到改革深水区的攻坚克难中。

  着力加大产权保护力度。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看,市场经济都是法治经济,必须建立在产权明晰、合约得到有效执行和保护的基础之上。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推进,一方面在全社会大力倡导合法产权受到法律严格保护的氛围,为经济增长保驾护航;另一方面则是加强对合法私有产权的司法保护。

  深化社会保障制度,加紧促进基本公共服务的均等化。我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增长意味着劳动力这样的要素,其流动速度还会进一步加快,只有包括社会保障这样的基本公共服务方面的制度安排到位,才能为如此高频率、大规模的人员流动提供托底的制度支撑,经济增长才能免除社会不稳的后顾之忧。同时还要加紧推进基础养老保险的全国统筹,适时启动社保费改税,为社会保障制度走向全国统一创造条件。(作者冯俏彬系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 最新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