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的执政焦虑,伤及台湾未来

特约评论员韦彬

  最近,民进党借助其全面执政的优势,接连通过多个法案,比如《劳基法修正案》、《促转条例》、《公投法》以及税改等相关法案。

  但仔细看这些法案以及通过的流程,与其说是蔡英文及民进党在为台湾经济发展、社会公平正义付出努力,倒不如说反映的是蔡英文及民进党的执政焦虑,是其病急乱投医的结果。这些法案是否能为台湾的发展与进步做出贡献暂且不说,但却可以肯定,其势必成为台湾未来政治冲突的一大根源。蔡英文及民进党终将会为其今天的傲慢付出代价。

  以《劳基法》为例,蔡英文可以抛弃其口中所谓的“心中最软的一块”的劳工群体,同时也可以轻视《劳基法》所影响的青年群体,就可见其态度。过去劳工群体以及青年群体,一直是蔡英文及民进党重要的争取对象,但现在却弃之如敝履。劳工群体连续的抗争没有用,青年群体的呼声蔡英文也视而不争。蔡英文及民进党已经取得了全面执政,所以不需要他们的支持了。

  当然,蔡英文及民进党之所以敢如此操作,也正是看到了其它政党短时间内无法挑战其地位的可能。比如国民党,自2016年选举失败后,至今未能从溃败之中恢复过来。从未来的趋势上看,以国民党为代表的政党力量,恐怕将不断式微。即使其中有某些政治力量可以分裂出来、重生,至少短时间内也难以形成大气候。

  再比如与民进党同属于绿营的时代力量党。虽然两者主张相同,甚至于时代力量比民进党更为激进。但从两方面来看,时代力量暂时也挑战不了民进党。一是其激进程度过于强烈,不为台湾中间选民所青睐。二是不久前“罢昌案”的发生——罢免时代力量主席黄国昌的“立法委员”身份,背后反映的正是时代力量的政治影响力迅速衰退,得不到选民支持的一个例证。

  因此,民进党拥有傲慢的资本,也就开始改变其执政路线和风格。蔡英文上任前后所谓的“谦卑、谦卑、再谦卑”,在部分台湾媒体和民众看来,已经变成了“卑劣、卑劣、再卑劣”。

  不过,虽然民进党似乎拥有了无可挑战的地位,但这些法案的快速出炉,却也反映了其执政上的困境。蔡英文上台一年多以来,政绩不佳,经济毫无起色,而其新南向政策办公室已经“关门”,可以说,上述法案的快速出炉、通过,正是其转移政绩不佳焦点的表现。

  所谓的《促转条例》、《公投法》等修正案,不过是民进党再炒过去的冷饭。过去民进党只是个选举机器,不懂得执政。但如今已经是第二次执政,却依然不懂得怎样执政,反而只能借助政治斗争来转移焦点。经济越不好、政绩越不佳,只能拿“转型正义”这些大旗来清算、打击对立的政党。台湾就有媒体评论说,《促转条例》的条文如此不细致、刻意排除1945年以前的受迫害历史,哪能称得上是真正的“转型正义”。现在民进党不只是选举机器,还是个权斗机器。

  同样,修订后的《公投法》门槛过低,未来也将成为台湾不断发生政治冲突的根源。虽然此时此刻可以帮助民进党,但如此低门槛的公投法,却可能让台湾患上“民粹幼稚病”,并且打开台湾不断出现政治冲突的大门,甚至波及两岸关系。如此明显自伤的法案,蔡英文及民进党却只为逞一时之快,只为一时之利,却埋下伤害台湾的种子。

  本来,台湾自解严之后,就一直深受蓝绿政治恶斗之苦。现在,以国民党为代表的蓝营力量已经大不如前,可以减少蓝绿恶斗对台湾政治的伤害。但民进党却又开启新的政治恶斗模式。如此民进党,如何让台湾民主与进步?(特约评论员 韦彬)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