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止幼儿园虐童,家委会或可发挥作用

特约评论员木人

  为什么幼儿园虐童事件接二连三?新华社带头,N多媒体都在发问并且抨击。

  我想回答:报道集中了,就显得多了。媒体报道总是自觉不自觉地扎堆儿,有人引领了徒手接坠楼小孩的,于是,各地就都有小孩往窗子外面爬;有媒体报道扶助倒地老太太被讹,于是媒体上就闹起了坏老太太。

  国家这么大,人这么多,不管好事坏事随时发生着很多事,只要搓堆儿曝出来,都会让“老外”目瞪口呆。

  之所以形成这局面,虽然不排除一些记者发掘不到更好的选题而寻找相似型,但总体上我不认为是跟风——这样做容易引起社会关注,以便于问题解决。

  幼儿园虐童问题报道更是如此。不见得是虐童事件比以前更多了,而是新的传播手段让这些事件显得更扎心。

  针对系列虐童事件,从权威媒体到普通网友,都纷纷支招,幼教队伍素质提升、主管部门加强监管、法律严惩等方方面面,说的都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但怕的就是问题解决了,孩子也都会写评论了。整天说“零容忍”,意义其实不大,你就是把虐童幼师发配宁古塔与披甲人为奴,孩子受到的身心伤害也无法挽回了。

  当务之急是强化监督。

  尽管有评论指出监管部门“应该加力量派人手”,但效果终归是有限的——总不能每个幼儿园都设一驻园监督员吧?那得多少人手?再说驻园久了,保不齐也会有“湿鞋”的。最简单有效的,莫过于发扬革命传统,走群众路线,让孩子们在人民群众雪亮的眼睛照耀下茁壮成长。

  最重要的是真正发挥家长委员会的作用。

  教育部早在2012年就发布了关于建立中小学幼儿园家长委员会的指导意见,而到目前这类乌烟瘴气的事件还是不少,正面范例寥寥。漂洋过海而来的家长委员会制度,目前还有些水土不服。推进家长委员会制度建设,不妨从幼儿园阶段率先突破。

  幼儿园阶段,应该是“家长资源”最富足的时段,孩子们背后有大批年轻力壮、精力充沛、刚退休或者半退休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甚至还有部分全职妈妈。可见,幼儿园阶段具备率先实行家长委员会制度的条件。

  主管部门可以要求幼儿园在新生入园吹个集结号什么的,让他们自己选出一些骨干,最好是凑齐一哨有特长的人马,组织政审合格后排班参与幼儿园的日常管理工作。这不仅对幼儿园的规范是个监督,还有可能丰富幼儿园特别是私立幼儿园的教学内容,岂不是还能降低一些运营成本?

  幼儿园有问题,这些人自然会监督;幼儿园规范办得好,这些人自然会给扬名——年轻老人的传播效率不亚于互联网。

  此外,还应该在传达室装个大屏幕,直播各个教室以及食堂,家长想看随时可以看看。现在连饭馆的后厨都直播了,幼儿园岂不更该直播?(特约评论员 木人)

网友立场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