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教授偷珍贵标本”不止是一种学术不端

特约评论员王言虎

  据澎湃新闻报道,有大学教师在南京中山植物园(江苏省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标本馆参观时,趁人不备,将多份重要标本(部分标本为孤本)“顺走”。馆方负责人透露,此人为山东某本科高校的一名副教授。

  副教授偷标本,是读书人窃书的新版本。可惜,在他已被抓现行的情况下,偷标本的行为已无法用“读书人窃书不算偷”来诡辩。况且,多个被偷过的标本已经损坏,如果达到立案标准,等待这名副教授的将是法律制裁。

  堂堂副教授偷标本,简直是斯文扫地。根据常识推测,他应该不是有盗窃癖,更可能是为了研究需要。但问题是,这些标本都是公共资源,有的是从民国保存下来的文物,具有较高的科研、历史与经济价值,如果只求为己所用,不仅是一种狭隘的学术思维,也让标本明珠投暗,失去了它的公共价值。

  此事之所以引发关注,是因为副教授的身份与“偷窃”行为之间产生了强烈违和感。身为人师,为人师表是本分。领着学生在标本馆参观却偷走标本,这失去了为人师表的起码自觉。这样的老师,如何教门生正道直行?

  所以,副教授偷标本,最值得反思的问题是,一名高级知识分子、一名副教授,缘何就做出了与身份不相符的失格行为?

  人们经常提到的一个词叫“精英自觉”。所谓“精英自觉”,就是精英在准备做某件事的时候,会想一想这样做是否会违背公序良俗,是否会让人觉得不符身份。如果会,他便会有意识地规避。

  偷标本的副教授,当然也是精英。教授的精英自觉,是在遵守公序良俗的基础上,做好学术,带好学生。但现在,他做出偷标本的不体面之事,这早已将一个高校教授的自觉抛得无影无踪。

  副教授偷标本,这当然是个案。但高校教授失去身份自觉,却并不是个案。如果说,偷窃标本是一种手段粗暴的偷,抄袭论文就是一种稍显精致的偷。偷窃标本者少,抄袭论文者众。根本上,他们都是抛弃了加诸自身的精英自觉,将自己推向粗鄙的一面。

  某种程度上,一个社会的进步靠的是精英的推动。他们站在经济、社会、文化的高处,用智力与德行提升社会文明水平。如果他们甘于堕落,也很难奢求这个社会会一直进步。

  副教授偷标本只是一些精英堕落的表征,他们的堕落未必都以偷的形式显现,却产生了相似的负面效应。对他们的堕落,社会尤其不能宽容。南京中山植物园私下处理该事件,或许是为顾及这名副教授的颜面,但大事化小,恰恰是一种纵容。现在需要的是法律的及时介入,以矫正精英的失格行为。(特约评论员 王言虎)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