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童事件的深层次警示:学前教育的门槛该提提了

特约评论员李思辉

  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深深切中社会之痛。

  幼儿是最需要有力保护的弱小个体。然而,在有关携程亲子园的视频中,我们看到了令人揪心的一幕幕:11月1日,一名女老师把一个小女孩的书包用力扔在地上,打小女孩头部,又推了一下,致使其头部撞到桌角上;11月3日,女老师给多名小孩子喂不明东西,一名小男孩吃完后开始哭泣;另一段视频显示,一个小女孩对父母说,老师会给不听话的小孩吃芥末……

  初看这样的视频,你一定以为它发生在某个小城镇、小托儿所,错!这事发生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发生在携程这样的大公司,而且是经上海长宁区妇联牵头,携程公司与一家儿童托管机构共同设计打造的托管服务项目。大城市、大公司办的托儿所尚且如此不堪,其他各种条件远不及此的托儿所会是什么样子?这样的诘问当然未必科学和理智,但它却在情感上契合并放大着公众的焦虑。

  我国托儿所的市场需求量巨大,统计显示,目前至少有3000万城市家庭有儿童托管需求。一起极端案例,或者说一批、一类极端案例并不足以说明幼托市场的不堪,但它们至少鲜明地折射出内中存在的隐患和问题。快节奏的生活、“放开二孩”的大背景下,“幼有所育”是人们共同的期盼。然而当教育、养育与虐待和犯罪关联到一起时,人们不禁要问,这种托管、幼教到底是在解决“孩子没人带”的问题,还是在伤害我们的孩子?

  携程虐童事件让人们产生极强的“代入感”。设身处地地想一想,老师对幼小的孩子下“毒手”,谁能不气愤,不升腾抡起拳头揍人的冲动?但冲动解决不了问题,违法犯罪者自有法律去惩处,我们要做的就是拨开铺天盖地的愤慨,看到类似事件给这个社会带来的深刻警示--必须认真严肃看待学前教育(包括幼儿教育、托儿教育)的重要性。

  我国传统的教育体系中,小学一年级开始到初中阶段的教育是被特别看重的,义务教育有专门的法律规范和保障。这个阶段往上,高中教育正在逐步普及,大学教育、研究生教育也有相应的法律法规匹配。唯有向下的学前教育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为什么近年来幼儿园、托儿所发生的虐童事件频频出现?有人说是教育者素质差,有人说是幼教机构管理混乱,有人说是政府监管不到位,这些观点都有道理,但概括起来讲,根本问题还是学前教育市场整体不成熟。

  这种不成熟,首先表现在量的或缺上。国家有关部门统计,我国0-6岁人口接近1亿,可我们合法设立的幼儿园总体上是供给不足的,于是很多不具备办学资质的黑幼儿园应运而生;至于托儿所,更是极度或缺。从质的角度看,除了具备资质的幼儿园外,相当一部分幼儿园在教学的科学性上,在幼师资质的严格保障上都让人担忧。托儿所的情况则更糟。学龄前儿童的保育和教育工作难道指望着靠良心?有时良心真的靠不住。

  从教育的阶段性来看,孩子越小,养育、教育的难度就越大。幼儿园的很多孩子还不具备自理能力,托儿所里的孩子就更不消说了。哭哭闹闹、拉屎尿尿,对看护人员是一种耐心和爱心的考验。幼儿哭闹,有时连亲生父母都会不耐烦,这就要求幼儿看护人员必须具备足够的专业性。这种专业性既包括幼儿保健、教养的技能,更包括比一般家长更足够的耐心和爱心。因此,设置更高的办园、办所及师资准入门槛,开展更专业的师资人员培养,才能适应市场的需求。

  十九大报告在谈到民生保障时,提出“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相对于十八大报告,专门增加了“幼有所育”“弱有所扶”两项。为什么把“幼有所育”加进来并且摆在重要位置?因为幼儿养育、教育越来越成为一个社会普遍关切的重大民生问题。人们对幼儿教育的关注和焦虑,一点都不比义务教育来的轻。既要看到完善幼儿园、托儿所教育的方向性、迫切性,更须朝着既定方向有力推进。

  完善幼儿园、托儿所的制度规范,保质保量地开展学前教育,把学前教育纳入重大社会民生问题,给予它与义务教育同等的重视程度、发展力度,从而杜绝各类虐童事件的出现,彻底打消人们的焦虑,这是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给我们的深刻警示。(特约评论员 李思辉)

网友立场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