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好的家庭教育是孩子的逐梦园

特约评论员邓海建

  这大概又是一则“别人家孩子”的故事:日前,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正式出版了人大附中高一女生杨念慧的英文小说《罗瑞尼亚奇遇记》。

  这是外研社自1979年创办以来,第一次独立出版中学生作品。从小学五年级起,对英语原著小说感兴趣的杨念慧就开始了魔幻小说的构思创作。小说共201页,长达近6万字。该书讲述的是“吸血鬼王国”罗瑞尼亚的故事,表达着少年对“英雄”的解读。

  如果这部全英文小说还不够叫人羡慕嫉妒恨,还可以加上“2014年8月亚洲花样滑冰邀请赛波士顿站三枚金牌、一枚银牌”、“2015年全国希望之星英语大赛北京赛区特等奖及全国总决赛第11名”、“2015年11月全美中学生辩论赛NFDA获得全国16强(市级二等奖)”、“2016年2月北京市高中生模拟联合大会杰出代表”、“2017年3月起,担任中国儿基会桃基金主任委员”……难怪有网友调侃道——真的,就想问问念慧姑娘,你从小都是吃什么长大的?

  一切变化,其来有自。大概很多人,又会盯着“人大附中”的字眼做文章。学生天资聪颖是一回事、教育资源优势是一回事,但,习惯的养成、品性的磨砺,除了社会教育与学校教育濡染之外,最离不开的,恐怕还是家庭教育的促成。从辩证法来说,这叫外因的聚合作用。只举个简单的细节来说明:“妈妈都是一箱一箱地给她买书。她看的书都快赶上我了。我自己是读中文系的,书就不少,也爱看书。她呢,看书特别快,高中前学业压力没那么大时,一周就能看两三本”,杨爸表示,他们家搬过两次,家里全是书。从看书到写书,如果没有“好书”的家风,天才也做不出无米之炊吧。

  著名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他的《什么是教育》中写道:“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遗憾的是,这早不是那个“从前慢”的时代,家庭教育浮躁而功利,失去了留白的宽容、失去了陪伴的耐性。剩下的,只是在填鸭教育的路上极速狂奔——为通识教育培养“学匠”,却走丢了最重要的“匠心”。盖因如此,去年11月,全国妇联、教育部等九部门还专门发布了《关于指导推进家庭教育的五年规划(2016—2020年)》提出,到2020年在90%的中国城市社区和80%的农村社区(村)建立家长学校或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站点。让家长更懂得教育孩子,在不久的将来,或许全国两会上“考证做家长”的呼声,未必是太遥远的愿景。

  杨念慧的故事,大概就是两个道理:第一,承认天才的不可复制性,这是人之禀赋的差异。第二,看到教育规律的普适性,这才是其间的正能量道理。某种意义上说,后者比前者更要紧,因此,我们所谈论的“良好家教”,并非指向技能与常识,而是意在修养与品性。这些年来,颜之推的《颜氏家训》、曾国藩的《曾国藩家书》、李毓秀的《弟子规》、傅雷的《傅雷家书》依然是畅销榜上的“爆款”,一代代家长前赴后继成为“铁粉”——这些家书家训之所以仍是现代家庭教育的典范,倒不是因为故事多么跌宕多姿、背景如何云谲波诡,而是氤氲其间的浩荡家风里,传递着为学为人之本。

  当公众刚被清华附小毕业班学生的苏轼论文所折服,接着又被人大附中高一女生的小说所惊艳,难免有标签化思维“浮想联翩”。不过,我们更当反思的是另一个问题:即便真有这些天才孩子父母同等的才华,你愿意常年如一日陪孩子在大数据里研究苏轼的诗词歌赋,你愿意放弃一切吃喝玩乐的时间陪孩子沉醉于阅读之间吗?

  一句话,良好的家庭教育是孩子的逐梦园,而与其在虚无的“起跑线”上焦虑,倒不如踏实经营好家庭教育的一亩三分地。(特约评论员 邓海建)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