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缚孩子成长,比监控课堂行为更可怕

特约评论员李思辉

  日前,一名网友爆料称,他儿子的学校收了他100元钱,给了个摄像头登录密码,他用手机下个软件,就可以登录儿子班级的监控摄像头,可以随时看到教室的画面,“微信群里的家长分成两派,有一多半的家长支持这种行为”。

  如果要问那“一多半的家长”,为什么支持在教室里装摄像头,他们可能会给出一个比较一致的理由——为了孩子好。为了孩子好,所以要时时刻刻掌握孩子的学习情况;为了孩子好,所以要对孩子的顽皮及时知悉和纠正;为了孩子好,所以要看清楚孩子在学校有没有受同学欺负甚至霸凌;为了孩子好,所以要知道老师是不是尽到了教育和关爱的责任……

  循着这种逻辑,不仅教室里应该装摄像头,操场上、过道里、校门口,乃至家里、放学路上、厕所里,但凡有条件的地方都应该装上摄像头。为了孩子好,可以不计代价;因为有“为了孩子好”这个充分理由,所以即便是牺牲孩子和老师的隐私,即便是违背教育的基本规律也在所不惜。问题是,这种理直气壮的“为了孩子好”,对孩子真的好么?我看未必。

  孩子虽小却也应有学习、生活的私人空间,可以有自己的小秘密。摄像头之下,时时刻刻都被直播和监视,一举一动都必须小心翼翼,否则回到家就会被警告、斥责,乃至被武力教训,这样的课堂还有什么乐趣?高压之下,小纸条不敢递了,鬼脸不敢做了,不敢跟同桌窃窃私语了,不敢跟老师调皮了,不敢偷偷叠小纸鹤了,这样的课堂还有什么生气?每天打开摄像头,看到的都是“一二三,木头人”一般的整齐划一,这种僵化的成长模式难道是家长想看到的?

  实时监控+粗暴干预,实际上是对孩子天性的压抑。长此以往,它要么把孩子固化成缺乏生气的“上学机器”,要么逼着孩子学会在摄像头面前伪装,让孩子过早变得虚伪善变。监控之下,不仅孩子要学会装,老师也很难自在。原本教书育人、轻松有趣的课堂,却因为一双双无形的眼睛,而变成老师和学生都被迫戴着面具表演的舞台。另一头的大半家长却说,这都是“为了孩子好”,讽刺么?

  教室里装摄像头到底是为谁好?与其说是为了孩子好,倒不如说是为了家长安心、学校减负。为了满足家长掌握孩子在校情况的需求,为了减少学校管理上的责任,摄像头成了最好的抓手。当然,也不排除装监控的有利之处,但从整体上看,监控对学生而言确实弊大于利。

  还记得经典影片《楚门的世界》里,那个叫楚门的小孩么?他从婴儿开始就被电视制作公司收养,一直生活在镜头下。电视机前的观众,一天天看着他长大,为他哭泣,为他欢笑,有人通过楚门满足了母爱的泛滥宣泄,有人通过楚门的私生活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和消费欲。他们都觉得自己爱着楚门,其实他们爱的不过是自己而已。

  支持和主张在教室里装摄像头,其结果是让孩子进入压抑的、紧张的、精神和身体剥离的状态,有可能摧毁他们的天真和生气。作别此类“围观楚门”式的爱,把课堂还给老师和孩子,把爱置于合适的距离,才是真的爱孩子,才能真正为孩子好。(特约评论员 李思辉)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