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容男童贝贝顺利入学,其他“贝贝”呢?

特约评论员李松林

  备受关注的“毁容男童入园遭拒”一事,日前有了最新进展。9月25日上午,4岁半的贝贝背着小书包,穿上幼儿园园服,正式成为了温州瓯海区新桥第一幼儿园分园的一员,园方还为贝贝免了学费。入学当天,贝贝特意带了半书包糖果,他要和每个小朋友分享。

  与每一个小朋友认识、参加升国旗仪式、分糖果给小朋友、和小朋友互动玩游戏……贝贝终于体验到了童年的快乐和集体生活的魅力。应该说,目前此事收获了一个较完美的结果。

  然而,回望来路,这一切却来得太不容易。我们不妨试想,如果没有媒体的介入和持续关注,贝贝的遭遇会被知晓传播,牵动人心吗?如果没有相关教育机构和热心人士的支持理解,贝贝的入学能如此顺利吗?如果其他孩子家长没有放下心中的忧虑和偏见,贝贝能和这么多小朋友玩耍吗……别忘了,此前贝贝入学被拒,原因大多正是“害怕吓着小朋友”。

  我们为贝贝感到开心,也要为努力推动解决此事的所有人点赞。因为,原本贝贝就没有错,年少的幼童内心也不会有“高墙”。我们没有理由拒绝一个孩子受教育的权利,更没有权力残忍扼杀贝贝对友谊、对知识、对未来的憧憬。不过,个案的解决往往并不意味着整体权益的改善。据2016年5月中国残联第二十六次全国助残日新闻发布会公布数据显示,我国约有0~6岁残疾儿童167.8万名,并且每年都在新增近20万人。可以料想,在一个贝贝之外,更多的“贝贝”正在遭遇入学难、融入难。对于他们,我们理应做得更多。

  比如,每一个人都可以从自己做起,放下成人世界里的傲慢与偏见,推倒自己心中的壁垒。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对于“贝贝”,你排斥他们,孩子自然就会害怕和疏远;你接纳他们,孩子就会选择主动拥抱。事实上,我们逐渐转变对“贝贝们”的眼光,同时也是在改变自己,改进家教,进而改善整个家风。

  再比如,政府职能部门、教育者和社会公益机构等应该不惧困难,不怕麻烦,主动为“贝贝们”提供入学便利。如前所述,中国的残疾儿童人数以百万计,教育、民政、妇幼等相关部门应该在资金、设备、福利等层面投入更多;而具体到每一所学校,绝不能轻易被孩子和家长的态度左右,更别因担心发生意外或其他安全事故而拒绝“贝贝们”。当然,社会公益机构也可以在此方面贡献力量。

  最关键的是,要打通从法律文本到现实的障碍,让残疾儿童的权益真正落地。《“十三五”加快残疾人小康进程规划纲要》中明确,鼓励特殊教育学校实施学前教育;鼓励残疾儿童康复机构取得办园许可,为残疾儿童提供学前教育;鼓励普通幼儿园接收残疾儿童,并进一步落实残疾儿童接受普惠性学前教育资助政策。改善“贝贝们”的遭遇,我们不缺制度设计和法律支持,关键要看地方相关部门和责任人,是否能够克服困难,主动担当,敢于作为并持续推进。

  “每朵浪花,一样澎湃;每个梦想,都值得灌溉;每个孩子,都应该被宠爱,他们是我们的未来。”贝贝顺利入学,迈出了他人生的第一步;更多的“贝贝们”,也应收获社会的理解和支持,去圆自己的梦想。在破除入学难、生活难、融入社会难的征途上,“贝贝们”一个都不能少!(特约评论员 李松林)

网友立场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