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有偿补课不能总靠学生当“出头鸟”

特约评论员王言虎

  江西赣州于都实验中学学生刘文展举报学校有偿补课事件近日引起广泛关注。刘文展因接连给多部门写信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校方多次“谈话”,本学期开学之前,学校给其母发短信称要对其“劝退”处理。事情发酵之后,校方回应,此举系班主任个人行为,并称已多次上门劝其返校,但刘文展拒绝返回学校继续上课。目前,涉事班主任已被学校解聘。

  向教育局举报学校违规补课,却被学校“劝退”,这是刘文展不曾想到的事。而此事最吊诡的地方在于,学校是怎么知道刘文展举报其违规补课的?刘文展怀疑是于都县教育局泄露了自己的举报信息,所以又写了第二封举报信,一并将于都县教育局举报了。

  一切都因于都实验中学违规补课而起。刘文展多次举报学校违规补课,学校违规补课的问题非但没有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反而被先解决了。违规补课这块硬骨头就这么难啃?

  教育部及各级行政主管部门曾多次下发治理违规补课的文件,对违规补课行为不可谓不重视。2015年6月,教育部印发《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其中第一条就指出“严禁中小学校组织、要求学生参加有偿补课”,并视情节严重给学校以通报批评、取消评奖资格、撤销荣誉称号等处罚,并追究学校领导责任及相关部门的监管责任;此后两年间,教育部还多次组织开展包括自查、专项调研与督查等形式在内的中小学有偿补课专项治理工作。

  但现在看来,规定也好,专项行动也好,对于都实验中学,都没有产生什么实质震慑力,这里依旧是“马照跑,舞照跳”的一派繁荣景象。“他强任他强,我自补课不恐慌”。

  从根子上来讲,这还是源自学校对高分的迷恋。以考试成绩、升学率作为评价学校重要指标的狭隘政绩观,造成学校应试教育倾向、校际间分数攀比和畸形竞争。应试教育体系下,分数仍然是评价一个学生、一所学校的根本标准。为了让学生考出高分,学校对课业层层加码并不奇怪。

  此外,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应落实主体责任,加强监管责任。现实早已教育我们,没有什么监管不到的,只是不去监管或者“选择性失明”。对各色辅导班、提高班、强化班、特长班,一些地方教育主管部门之所以“发现”不了问题,有时候是因为他们压根就不觉得这是问题--学校成绩的好坏关涉其政绩,政绩又勾连奖金与仕途,为了这些目标,他们也会对违规补课行为秉持放纵态度。

  所以,这就出现了刘文展屡次向当地教育局举报于都实验中学违规补课却始终得不到重视的情况。对于举报信息泄露的问题,当地教育局虽然不承认与此相关,但两者利益攸关的关系难免给人遐想。

  某种程度上说,在应试教育短时间难以改观的语境下,学校强制学生补课也是出于无奈。在刘文展举报事件曝光后,一些家长甚至报怨刘文展是“搅屎棍”,认为他的举报造成了家长们不得不去校外培训机构补课,“付出比学校高很多”的补课费用。可见,要想彻底根除违规补课行为,可能还是要从改变现在“考分决定命运”的教育评价现状做起。这将是一个长期过程,也需要更多部门甚至全社会的理解和协作。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刘文展说,“我不觉得我是一个怎样有正义感的人,但我愿意做一只出头鸟,让这个世界多一点光。” 刘文展还说,自己的梦想是当一名教师,教出思想独立的孩子。在这里,我们还是要善意地提醒刘文展:勇敢地举报学校违规补课,确实是发光的行为,但要想实现自己的梦想,还是要早日重返校园,接受更高更全面的教育,才能蓄积更多的能力为这个世界增光。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