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与爱同行,请不要再叫我痴呆

特约评论员李松林

9月21日,是“世界阿尔茨海默症日”。从1910年被正式命名至今,“阿尔茨海默”已存在了一个多世纪,但事实上,它的出现还要更早。在漫长的岁月河流中,“阿尔茨海默”就像一个隐隐约约的幽灵,给无数家庭带去困扰和痛楚。今天,我们再次谈论“阿尔茨海默”,却需重新审视它,以更好地面对这个“敌人”。

“阿尔茨海默”需要打破社会成员的认识误区

根据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的报告,全球每三秒就会新增一例病患者,但社会上仍存在大量偏颇的理解。在不少人看来,“阿尔茨海默”就是“老糊涂”,是一种正常或者自然的生理老化现象,殊不知其和心血管疾病密切相关。面对发病的老人,一些家属不是向专业的医疗机构或社会组织求助,而是将老人成天关在家中“严加看管”……种种错误的认知和做法,不仅是对阿尔茨海默病的极大误解,同时也是对患病老人的“二次伤害”。

阿尔茨海默病并非无需预防和治疗

目前,对阿尔茨海默病的研究还在不断加深中。虽然暂时无法被治愈,但如果患者家属介入及时、治疗得当,则可减轻症状、延缓病程,实现较好的控制效果。除此之外,某些饮食习惯的保持,比如低盐、低糖、低脂等;一些基本辅助设备如老人手环、运动监测器等的运用,也能对防治“阿尔茨海默”提供助益。遗憾的是,很多患者和家属对此并不了解,防治方法也比较滞后,这还需要相关部门和医疗单位对民众加大科普宣传。

而在传统的治疗方法之外,社会专业机构的成长,也是抵御阿尔茨海默病的重要力量。在日本,就有多种机构帮助家属照料阿尔茨海默病老人,减轻他们的负担;在澳大利亚、欧美等发达国家,政府在各地方都开设了培训中心,对患者家属进行培训。由政府出一定费用,且有慈善机构赞助,供家庭照料者免费学习,降低护理费用。相比之下,我国在这方面则呈现出基础薄、社会教育缺乏、专业力量弱等特点。显然,这些短板还有待政府部门、社会组织和公益慈善机构携手破题,尽快补齐。

中国已经步入“银发社会”,我们必须认真面对阿尔茨海默病这个“劲敌”。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老年阿尔茨海默病的患病率已随年龄的升高呈显著增长趋势:75岁以上达8.26%,80岁以上高达11.4%。从个人到家庭到社会,从医疗单位到社会组织到相关部门,都要有“与疾病赛跑”的意识。只有对疾病的认识科学、防治方法得当、社会救助高效,阿尔茨海默病才不会成为患者家属和社会的“沉重负担”。

网友立场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