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图书馆何以成了盗版图书的“天堂”?

特约评论员王言虎

  博尔赫斯说,如果有天堂,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但如果一座图书馆里存储了大量粗制滥造的盗版书,博尔赫斯一定不会希望天堂是这个模样。

  9月19日,“做書”公众号发文称,有“最美图书馆”之称的篱苑书屋中有大量盗版书,比如封皮上注明人民文学出版社,内页却是十月文艺出版社的盗版《白鹿原》,也有翻译混乱的《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甚至出现了一些有大量色情描写的书籍。

1

  走进图书馆翻开书本,却发现版本、内容粗制滥造、错讹百出,你一定以为是进入了一座假的图书馆。图书馆应该是严肃知识的殿堂,能够给人知识,启发心灵,雪藻精神,它是端庄的、威严的,而不是轻佻的、浮泛的,篱苑书屋连最基本的藏书规范都没有达标,连合格的图书馆都称不上,何论“最美”?

  而更大的问题在于,篱苑书屋是一家公益图书馆,一个免费开放的公益平台,初衷是“让村里的农民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世界,让城里的读书人享受山间的阅读乐趣”。是公益平台就要提供良好的公益服务,而因为这家图书馆最初是建给附近村民的,更被赋予了格外的道德期待,如今图书馆里面却躺着大量盗版书,只会让人觉得,这是一个失败的公益产品。

  既然是做公益,就要自始至终守好公益的“金线”。就建设公益图书馆而言,把图书馆建起来只是开始,怎样保证所接收赠书的质量,如何防止“以三换一”策略的跑偏,都应该是图书馆管理的应有之义。

  虽然篱苑书屋负责人潘希称“以三换一”在实行两周后发现很多人拿一些不好的书把好书换走了,就取消了这个活动。但在取消活动的同时,是否也应该把这些粗制滥造的书清理出去?为什么那些书到现在还堂而皇之地躺在图书馆?无论如何,图书馆负责人都难以摆脱审核与管理不力的责任。

  诚然,篱苑书屋“是一座不以盈利为目的公益建筑,无法做到支付费用给专业的运营团队进行打理”,村民与并不专业的大学生志愿者难以很好地负责书籍整理,但公益终究是一个讲究专业性的领域,并不能因为人手欠奉就放任这些不合格的书籍误导来访者。何况,图书馆已经开办多年,却连一本明显的盗版书都拎不出来,很难让人认为负责人是尽职管理了。

  公益图书馆重在具备合格的藏书与标准的服务,漂亮的外观只能增加图书馆的观赏性,访者造访书屋不论是真正为读书还是拍照找存在感,终究是冲“最美图书馆”的头衔而来。一座盗版书充斥的图书馆,担不起公益的意涵,更称不上“最美”的头衔。

  目前,篱苑书屋因收藏盗版书已被责令停业,书屋也对“盗版书风波”发表声明称将会在9月23日之前闭馆,进行书籍的进一步整理。期待整改之后的书屋能够以更清爽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其负责人与管理人员也能真正认识到,做公益不只是讲面子,做实里子才是根本。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