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骑共享单车身亡索赔866万 关注不应止于庭审

特约评论员雷钟哲

  今年3月,上海市一名11岁男孩在使用ofo共享单车过程中,与一辆客车相撞身亡。受害男孩父母随后将ofo公司连同肇事方及保险公司诉至法院,索赔866万余元。15日上午,这起国内首例12岁以下儿童骑行共享单车死亡索赔案,在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这次开庭引发各方关注。公众目光聚焦于此,不仅因为本案是全国首例12岁以下儿童骑行共享单车死亡索赔案,涉及共享单车新生事物,具有判例借鉴价值,而且索赔金额也是相当惊人--原告请求判令ofo小黄车公司向原告赔偿死亡赔偿金616432元以及精神损害赔偿金700万元。同时,请求判令司机王某、肇事客车租赁公司、保险公司向原告赔偿死亡赔偿金493145.6元以及精神赔偿金50万元。

  庭审中控辩双方你来我往、唇枪舌剑,各有观点也各有所本。主要焦点,依然集中在ofo小黄车是否该承担法律责任上。原告律师认为,ofo共享单车机械锁存在明显缺陷,需要手动打乱密码不易锁牢,应当承担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害赔偿金,并请求判令ofo公司召回机械锁车辆及更换锁具。且已致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建议对ofo共享单车配备的机械锁进行使用缺陷调查,并强制要求ofo公司召回所有机械锁车辆。

  而被告之一的北京拜客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代理律师则认为,召回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的民事诉讼范围,并且与原告没有直接利害关系。此外,对原告提出的涉案车辆无12岁以下禁止骑行的标志以及原告表示的车锁流程虽然没有异议,但是认为这起事故当中,交警部门并没有认定ofo公司有任何事故责任,反而质疑受害男孩高某以非正常的程序对ofo小黄车操作并逆向骑行,当庭表示不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连法院调解也不接受,除非原告撤销侵权诉讼。换句话说,他们认为ofo公司本就不该坐在被告席上,不追究男孩侵犯他们公司的权利,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此外,原被告双方在精神赔偿等方面也存在较大的争议。

  “你二人说得都有理,法官心中有主意。”孰输孰赢,还要看谁更逼近法律的规定;法庭也一定会给这起索赔案作出公正地裁决。不过,从目前此事形成的舆情来看,原告的天价索赔未必会获得法院支持。800多万赔偿金的计算有何法律依据,目前还无确切消息;再者,孩子死亡的直接原因是车祸,交警已经认定司机负主要责任,孩子负次要责任,跟小黄车安全性能没有关系。而此案带来的思考远不止这些,庭审之外还有更需要予以关注的地方,比如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

  尽管面临着诸多争议,共享经济这一新生事物依旧在发展过程中负重前行。数据证实:方兴未艾的共享经济大潮依旧火热而汹涌。2016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规模达39450亿元,增长率为76.4%;2017年的第一周,共享单车行业就迎来了投资人送来的16亿元融资大礼。数据的背后,是社会的进步,是就业的增加,是方便和优质服务的提供,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供给方式的改变,是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双赢。仅以共享单车为例,其在绿色低碳出行、助力环境改善和空气质量提高、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等方面的积极作用有目共睹。

  所以,必须对共享经济加强引导,剔除其中乱象,放大正向作用。对共享经济时代出现的一些问题,只能用发展眼光去看待,只能在发展中来解决,而不是一禁了之。 在解决矛盾和问题中不断推进事业发展,一直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重要方法。也正因此,共享经济屡获政府支持和引导:2016年,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鼓励搭建资源开放共享平台,积极发展分享经济;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以体制机制创新促进分享经济发展;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继续提出,“支持和引导分享经济发展,提高社会资源利用效率,便利人民群众生活”,要求“本着鼓励创新、包容审慎原则,制定新兴产业监管规则”。

  问题倒逼改革,无论ofo败诉或者胜诉,在促进共享单车行业发展及相关管理规定的完善等方面,都会产生一定影响。近日,北京共享单车新政正式出台,提出共享单车企业应为用户投保的要求,如果引入此案中,或许是一个化解纠纷的办法。

网友立场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