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份子钱成为压倒年轻人的“稻草”

特约评论员邓海建

  一个烧脑的问题,困扰国人N年,就算知乎大神智商爆棚,也解不出答案:如何巧妙避开份子钱?

  节假日,人情劫。25岁的肖小姐在重庆工作,今年国庆准备回老家好好休息,谁知却接到了6张“红色罚款单”。8天假6场婚礼,肖小姐的档期排得比明星还满,份子钱差不多4400元,一个月工资都不够。

  去不去?硬着头皮也得去。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参加婚礼本是件开心的事,却因为随份子压力山大,弄得心里比免费高速还堵得慌。为什么非要去随这个份子?这个问题大概就两个答案:一是面子。大家都去,大家的胖脸打得都很肿,但你不去,你就是人情世故外的小怪兽了,就不怕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二是里子。中国从熟人社会走来,人熟好办事、人多力量大,信人情不信规则,礼金就是买路钱——尽管谁也不知道何时用上这“路子”。你来我往,钱来钱去,加上不少人积极抬高行情,人脉关系越广的,恐怕被“红色炸弹”轰炸得越惨烈。

  就历史而言,随份子本来也不是洪水猛兽。中国从农耕社会走来,婚丧嫁娶往往要举全村之力。这大概是低幼版的互联网众筹思维,交个“投名状”把自己放在集体生活的大海里,有难一起帮,有福一起享。更远的就不说了,比如《儒林外史》里通篇都是“凑份子”“派份子”“出份子”,足可见明清时期随份子之盛。而今,我们在这方面更不逊于古人,前两年有个小品《人到礼到》,把民间随份子的诸般纠结演绎得活灵活现。可生活远高于艺术,八百年不联系的同学忽然加微信、“单身狗”的QQ签名忽然改成“余生请对我好一点”……尽管机智如你早嗅到其中的意味,但也不好拒绝,不好说穿。

  人艰不拆,红包收出人生大体验,也算是练达洞明的大境界吧。

  随份子当然不只是中国人的专利,但中国人的份子钱是多了还是少了,总有个概略的对比。最近,韩国知名相亲网站DUO发布的数据显示,韩国20-39岁的未婚男女认为参加婚礼时送5-7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08-432元)的红包最合适。在我国的二三四五线城市里,500-800元已经是公认的“份子价”了。问题是,韩国人均GDP是远超过我们的。这样一比较,中国青年的人情礼节压力,大概仅次于房价了吧,曾经一项题为“你为人情消费所累吗”的调查就显示,超5成人认为人情消费负担重。

  如今的份子钱比月薪还要“贵”,早已失去了当初众筹的意义,沦为两种手段:一是人情陪绑。大家都这样,谁还搞特殊?再说,钱都送出去了,还能不请回来?二是干脆抢钱。二婚要请客,二孩要请客,随着水涨船高,礼金往来马上就不对等了。江湖规矩坏了,放出去的“活期存款”可能就找不回来了,随份子的自然惴惴难安。要纾解这个症结,办法说起来老套,却也只有一个:移风易俗。

  古人云,“风成于上,俗化于下”。人情礼节要不至于成为压垮人的稻草,移风易俗的思路也就两个:第一,从权力者做起。如果党员领导干部带头破除“人情风”陋习,追求政风清廉,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民间风气自然会好起来。第二,从乡俗处做起。礼失求诸野。比如山东淄博南太合村,红白喜事随礼仅要5毛钱,如果给多了,哪怕是100元,主人也会找回99块5毛,截至2016年,这个规矩已坚持30年。统一行情、统一规矩,无须公权插手,人情也会澄明。

  只是,远水难解近渴,风俗移易非一日之功。接下来的“双节”,如果实在受不了“红包炸弹”,不如主动请缨加班,暂避风头去吧。

网友立场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