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金蛋”选班缓解不了中国式家长焦虑

特约评论员王言虎

  8月29号晚,浙江金华红湖路小学三楼一个教室里,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砸金蛋”活动。4位一年级新生家长代表,通过抽签方式确定的顺序,分别敲开桌子上的4个“金蛋”,以这样的方式敲定了四个班的任课老师。报道称,许多担心自己孩子分不到心仪老师的家长,面对这种方式选老师,如释重负,交口称赞。

  每到开学季,各种关于家长分班焦虑与分班不公的新闻就经常见诸报端,一些人为让孩子进入师资力量优质的班级,不惜“走后门”、“跑关系”;而一些学校会根据测试成绩区分重点班、普通班,极端者如昆明一小学根据新生父母学历来分班,这极大破坏了教育公平,侵犯其他新生的选择权利。

  而以“砸金蛋”的方式选班,无疑是破解选班不公的良策:它以类似于抓阄的形式,把每个新生选班的机会均等化,每个人选到优质班级或稍差班级的机会是均等的,而且是以完全公开的形式。分班的结果,家长会不会“交口称赞”不一定,但一定挑不出任何毛病,因为它符合程序正义。

  为确保选班公平,各地学校可谓煞费苦心。金华红湖路小学“砸金蛋”选班,广州市一些学校则是采取抽签方式分班:有的是老师随机抽学生,有的是编好班后由班级代表随机抽老师。而为确保分班公平,广东省教育厅近日专门发文规定,义务教育阶段要规范编班级行为,学校实行师资均衡配置、学生随机均衡编班,严禁以各种名义变相编重点班。

  种种努力,都是为了给新生一个公平受教育的机会,值得称许。但“砸金蛋”也好,抽签也好,它们虽然可以作为一种缓解家长选班焦虑的方案,却无法从根本上做到“药到焦虑除”。

  要看到,基础教育有很长的链条,从入学、分班,到课外辅导、升学,家长的教育焦虑无处不在。入学选班的焦虑消失了,选择哪个辅导班,制定怎样的培养方案,假期去哪里游学……诸种焦虑又不可避免地冒出来。质言之,只要孩子还没考上大学,家长紧绷的心悬就一天不能放松。

  中国家长之所以在孩子的受教育问题上始终抱有焦虑心态,是因为他们从来都相信--教育改变命运。

  一方面,以儒家文化为底色的东亚文化圈,教育的功利性与目的性自古以来都较为明显,通过教育改变个体或家族命运成为一种深植于国民血液的文化心理,而在心理学上,目的性越强就越容易焦虑,所以家长的教育焦虑几乎就是天然症候。单单期待着一次公平地分班就能打消他们的焦虑?这未免太乐观。

  另一方面,虽然各地素质教育的口号喊得震天响,但只要分数评价的体系还在,应试教育就始终还是基础教育的底色。应试教育意味着竞争,为了让自家孩子脱颖而出,顺利考上大学,家长劳心劳力,又怎能不焦虑?

  所以,从小学到高中,焦虑几乎就是每一个父母在这一阶段的“故事线”。“砸金蛋”只是开始,“跃龙门”才可能结束。只要孩子一天不从大学毕业,他们的教育焦虑就一天不会消除。

网友立场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