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候车室猥亵女童”,立法打击应有新动作

特约评论员卞离石

  8月12日晚7时许,南京南站候车室内发生一起涉嫌猥亵女童案件。南京铁路警方高度重视,经过深入细致侦查工作,于8月14日在河南滑县将嫌疑人段某某(男,18岁)抓获。经调查,其同行的两名成年人为段某某父母,女童为段某某父母的养女。目前,南京铁路警方依据查证事实,已以涉嫌“猥亵儿童罪”对段某某依法刑事拘留,对段某某父母正在依法进行调查处理。

  猥亵儿童,性质恶劣,后果严重,历来是我国刑法严厉打击的刑事犯罪。按照《刑法》第237条的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猥亵儿童的,依照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就此案而言,一旦猥亵儿童罪成立,伸出黑手的罪犯,必然会受到法律的严厉惩罚。可是,当法槌落地,罪犯被绳之以法,这起案件就可以画上句号了吗?

  在现实中,诸如南京候车室猥亵女童事件,决非是孤案个例。据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专项基金统计:2016年全年,仅仅是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4岁以下)案例,就有433起,平均每天曝光1.21起。最高人民法院的数据则显示,2013—2016年的4年间,光全国法院审结的性侵儿童案件量就达到10782起——换算下来,平均每天审结的案件就超过7件。

  为什么此类案件愈演愈烈,数量高居不下?分析起来,固然有社会、道德等原因,但归结起来,与法律的“宽松”也不无关系。从刑法上看,猥亵儿童的量刑为5年以上有期徒刑,而强奸罪的最高量刑为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尽管猥亵儿童对未成年人造成的危害,以及社会影响,并不轻于强奸罪,但法律打击的力度,却要明显弱于后者。

  而且,相对而言,刑法更重视对“公共场合”猥亵犯罪的打击。对立法者来说,这是因为考虑到公共场所猥亵的主观恶性,以及不良社会影响。但是,这种有所侧重的打击,也让更多猥亵犯罪选择“隐蔽化”。在现实中,那些不见光的猥亵行为,对儿童造成的伤害,其实并不比公众场合的犯罪危害小。必须正视的是,这类犯罪持续时间长,对儿童带来的身心创伤,也是难以愈合的。

  环顾全球,严厉打击针对儿童性犯罪,已成为各国的共识。在《儿童权利公约》中,明确“不论是由公私社会福利机构、法院、行政当局或立法机构执行,均应以儿童的最大利益为一种首要考虑”。在美国、德国等国家,与年龄在14岁以下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一概视为强奸,量刑一般在10年以上。韩国作为亚洲首个实施化学阉割的国家,针对儿童性犯罪的最高刑期,可达到50年。

  此外,根据我国《收养法》的规定,收养人应具备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无子女。从报道情况下,段某某父母显然不符合收养规定,他们又是如何“合法收养”的,是否有违法“放水”,是否存在拐骗儿童及收买犯罪,都需要职能部门深入查处,切不可轻易放过。而立法也需要检讨,如何更好地堵上收养漏洞。

  面对猥亵儿童犯罪的嚣张气焰,为了未成年人的最大利益,我国立法打击应借鉴它山之石,拿出更强的决心、更大的力度,这样才能让祖国的花朵不被摧残凋零。

网友立场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