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群里做这件事,让这位干部失了“威信”

央视网评论员张筱宇

  近日,一则《不给生日红包和祝福就踢群?山西省政协一干部被爆行为不当》的报道引发舆论关注。

1

  事件回放到6月23日晚,据知情网友爆料,山西省政协机关副主任科员邢艳军借生日之名,在一公务员考试培训班的微信群内索要红包和祝福,并公开贴出收到的红包截图。此外,邢某还要求没送祝福语的群员抓紧退群。

2

  爆料一出,便引发热议,网民纷纷质疑其是否经常从公务员考试培训中获利。面对质疑,邢艳军解释称,微信群内也只是分享考试信息,“不挣钱”,微信群内索要生日红包和祝福系“酒后失言”,犯了“平时肯定不会犯的错误”。这“解释”显然在公众面前说不过去。

  8月6日,山西省政协官网发布消息,对关于媒体反映山西政协机关干部索要微信红包一事作出回应。邢艳军本人按照组织要求,已向群友赔礼道歉,将收到的58个微信红包共计500.3元退还群友,并于7月6日在所在党支部会议上作出深刻检查。据介绍,山西省政协机关纪检部门还在对此事进行进一步核查,待查清后将依纪依规作出处理。

  至此,官方回应已出,该事件已作阶段性处理。但回顾近几年公务员收受红包的相关案例,“微信红包”并不鲜见——今年5月24日,中纪委通报,江苏徐州市云龙区翠屏山街道原党工委委员、人武部长周玉松收受某村民通过微信所送5000元,加上其他履职不到位问题,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2016年8月,安徽一粮站副站长为粮贩子卖粮提供便利,连收21个200元微信红包及接收现金、购物卡等,被“双开”……

  微信怎成腐败的又一阵地?如何整治公职人员利用权力在微信上进行的违规行为?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受贿只要涉案数额超过5000元或累计超过5000元,就构成受贿罪;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的数额在1万元以上的,构成行贿罪。如果索要的红包数额大,带来的就不仅是负面影响,而是触犯了法律。

  就如邢艳军以“酒后失言”搪塞解释,事后虽然“退还红包”,且500元的数额还构不成贪污受贿的立案标准,但造成了极恶劣的社会影响,必须查清并依纪依规处理。首先,国家公职人员代表当地政府形象,收取微信红包的本质不仅数额问题,更是事件性问题,为了一己私利收受钱财,已严重违反“八项规定”;其次,相关部门须制定更加严厉的规定和处罚措施,明确公职人员“微信行为规范”,严禁违规收取“微信红包”,谁违反了就当追责。

  相比“大老虎”,“小苍蝇”对百姓而言更有切肤之痛。官员作为社会的管理者,手中多多少少有一定权力,因此,也就非常容易把手中掌握的权力和资源变现为金钱。作为国家干部的邢某利用权力为自己谋取小利,既想当官,又想为自己谋划钱财;既违反了纪律,又严重影响所在部门的公信力。

  希望纪检部门深入核查,并适时回应质疑。同时,也希望党员干部能引以为戒,不要企图以自己的小聪明在群众身上“拔毛吸血”,最终只会“聪明反被聪明误”,沦为别人的教训。

网友立场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