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维度看“有些干部搞迷信”的问题

特约评论员李北方

  浏览新闻,看到湖北省公共资源交易管理委员会原党组书记、主任周松青被省纪委立案审查,在反腐大潮中,一个局级干部倒台稀松平常,算不得奇怪,有趣的是通报的内容,周松青在得知被调查后,多次找算命先生算卦,祈求神灵保护过关。于是,这位干部的“罪名”就多加了一条,“搞迷信活动”。

  看到这些,觉得有些可笑,因为类似神灵不灵的事件发生过多次了。反腐纪录片《永远在路上》就反映了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在家里设佛堂,动辄烧香拜佛求平安。再远点,有刘志军、李真等人,也是把希望寄托在迷信活动上。有了这么多前车之鉴,还有领导干部走这条最不靠谱的老路,就有点喜剧色彩了。

  怎么解读这样的现象呢?绝大多数评论者会抨击这些人丧失理想信念,不问苍生问鬼神。这么说无疑是对的,如果一个干部理想坚定,行事清正廉洁,自然不怕半夜有人叫门,也就没必要拿迷信仗胆了。可是,这么说可能也还是不够的,因为这个道理简单明了,一点就透,那些搞迷信活动的干部也是懂得的,那为什么还不断有人在这条路上前赴后继呢?

  这里头必定有些其他东西需要挖掘。我打算从另外的角度做一点讨论,提出一点解释,也对制度建设提一点粗浅的建议。

  无论一个人是否迷信,终归要承认,世界上有些事情无法用寻常理性做出完美的解释,故而,有些非理性的说法生命力顽强。比方说,革命路上的牺牲者以千万计,枪林弹雨中,牺牲是寻常事,那些活下来的人,你得说他们“命大”。是不是这样呢?

  在日常用语中,“运气”一词表达的是类似的意思,但更能为人所接受,因为这个词不带迷信色彩。在一项赛事中,一个运动员或者一支队伍想要夺冠,在实力的基础上,也是需要运气的;对一个官员来说,其仕途是否顺遂,也有运气的成分,千里马需要伯乐,但千里马能否遇到伯乐,不还是运气问题吗?

  美国经济学家弗兰克·奈特有一个有名的论断:一个人穷还是富,主要取决于“出身、运气和努力”,这些因素中最不重要的就是努力。奈特是个严肃的学者,这句话虽带有批判和反讽的色彩,但绝对是严肃的。在人生中,不可把握的运气因素非常重要,重要性超过可以把握的努力和奋斗。

  于是乎,对不可把握的运气企图加以把握,对不可捉摸的运气进行捉摸,一定会成为人的关注领域的一部分。算命先生就是为人提供“咨询”服务的,在“运气”这个范畴内给客户“创造价值”。这个领域模糊性大,结果难以验证,所以骗子出没的几率就更大。

  那么,一个运气因素对人的命运影响超过努力的社会机制是好的吗?答案是明确的,不好。不好的机制就需要改革。从这个角度说,改革的目的应该包括降低运气的影响,就干部任用和提拔制度而言,如果自己可以掌控的踏实工作、诚心诚意为人民服务的工作态度才是获得重视和晋升的唯一决定性因素,那么绝大多数干部就会把思路转到这个方向上,而不是去祈求神灵、寄希望于自己无法掌控的好运气护佑了,这是理性的选择。

  残酷的现实是,“老实人不得好报”,李零教授俏皮地总结为“不是坏人不出头,不是好人不发愁”,这种情形是有推动作用的,把好人往坏人那边推,把坏人往更坏的方向推。虽说那些学坏了的干部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个人理想信念的崩塌,但也不能忽视了现实的连拉带推。

  当然,像周松青这样的求神问鬼的腐败干部,走向堕落的道德责任必然要由他们自己来承担。但社会是复杂的,不是单一维度的,我们需要注意到导致一个现象出来的多重因素,从多个角度加以回应。因为我们讨论的根本目的是解决问题,让社会风气变好,让干部队伍变得更健康,而不是简单地对堕落干部做一番批判和指责就了事了。

网友立场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