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生子”只是当局者的人生狂欢

央视网评论员张筱宇

  毕业季,一组“人大毕业生带娃来拍本科毕业照”的照片走红网络。照片上的女生廖思琦是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2012级的学生。同龄毕业生在校门口抛起毕业帽庆祝的时候,这对本科毕业夫妻已经高高抛起了自己的宝宝。也因此,夫妇俩被许多好友称为“人生赢家”。

1

  在互联网时代,甚至有媒体发起了投票,讨论“大三结婚大四生子”是不是正确的决定,对此产生的争论界限清晰。有人羡慕他们恩爱的感情、惊叹他们的人生速度,也有人质疑这么年轻做父母是否合适。当然,什么时候养孩子最正确、最幸福,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有权决定,正如当事人的朋友所言,“本科期间能修成正果的并不多,说实话能够看到他们俩过得很好,有点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剩下的都是祝福。”

  那么,这对带娃“毕业”的小夫妻,怎么就成了网红? 

  还是得从这则新闻发布源头说起,首先,曾因拍摄“人大女神”走红的摄影师通过个人微信公众号发出一组照片,一经发出,便引发大量关注和转发,穿着学士服跟爸妈一起“毕业”的小朋友在俊男美女扎堆的毕业季里,的确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其次,两人均是名牌大学的本科毕业生,诚然,“人大毕业生”几个字眼着实让更多人好奇和围观。

  然而,伴随此事也引来不少人的质疑,学校允许学生结婚生子吗?其实,早在2007年8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官网上就发布了《关于高等学校在校学生计划生育问题的意见》,规定对已婚学生合法生育,学校不得以其生育为由予以退学。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中,此消息公布之后迅速掀起了全社会热烈的讨论。教育部法制办公室主任孙霄兵回应媒体热议,他说,结婚生子是每一名适龄公民的基本权利,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赞成大学生结婚生子。当然,解除对大学生结婚的限制并不是鼓励学生滥用此种权利,大学生仍应集中精力学习。

  近些年,本科生结婚生子并不鲜见。2012年,中山大学新闻系2008级女生曾佩伦,大二恋爱,大三结婚,大四时有了自己的孩子;2013年,南开大学滨海学院学生陈涛、樊玉申夫妇带着自己的孩子拍了大学毕业照;2014年,合肥学院新区,艺术系工业设计专业的本科毕业生孙同学穿着学士服、抱着8个多月大的宝宝拍下了毕业照;2016年,广州大学播音系的梁宝怡在大学时已成为两个孩子母亲;等等。

  显然这些大学生已经触犯了一切正统的教条,过早地恋爱、结婚、生子。但如果从幸福的角度来看,他们幸不幸福,恐怕由不得别人去评论。有一位女生曾在毕业典礼上说过一句话,她说:“大学里我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够成为曾佩伦。”也许很多毕业生都会发出那么一点感慨,遗憾的可能未必是在大学里恋爱、结婚、生子,而是敢想敢爱、敢作敢当的态度。这种遗憾之情可想而知,毕竟大学阶段已到能够独立思考并决定人生的年纪,没有经济压力的生活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但成家后,就是过早的压上婚姻和生养的沉重负担,需要面临许多现实问题,比如角色转换的冲突、学业难以完成、找工作的压力、经济上没独立等,还有柴米油盐的烦恼接踵而至,更多需要的还是担当责任的勇气。

  钱钟书在《围城》中这样写道:天下只有两种人,譬如一串葡萄到手,一种人挑最好的先吃,另一种人把最好的留在最后吃。从恋爱到白头偕老好比一串葡萄,总有最好的一颗。这不正如选择结婚生娃的大学生,不管什么时候吃那颗最好的葡萄,都是理性的决择,都应得到尊重。

  但也要看到,大学生正处于整个人生的黄金时代,身上还背负着读书的责任,试想:当你打开书包准备伏案阅读的时候,你的孩子在一旁哇哇啼哭,你的丈夫对你窃窃私语,你是否还能集中精力学习?所以,在这个阶段定义了怎样的主题,就会收获怎样的果实,酸涩还是甘甜只有自己才能品味的到,所谓“人生赢家”的路上要经历更多的是考验。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