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张阿姨的困扰说党组织的能力

特约评论员李北方

  网名为“红色娘子军”的张阿姨是一名知名的“红色网友”,她今年已经83岁了,是典型的毛主席时代培养出来的科技工作者,她不但表达方式上带有鲜明的时代痕迹,在行动上也坚持着襟怀天下的利他主义品格。

  第一次接触张阿姨,是在2012年,她从并不宽裕的退休金中省出5万元,购买了摩罗、刘仰等学者的书籍,捐赠给大学网,并委托大学网送给年轻人阅读。2015年,我的第一本文集《北大南门朝西开》出版后,张阿姨读了几篇,很喜欢,就又自费购买了100本,捐赠给河北滦县三中,希望青年学生能够阅读。张阿姨的子女对她的做法并不赞同,但这挡不住她通过这种方式传播“正能量”的热情。当张阿姨联系我表达想买《北大南门朝西开》的时候,我反复劝她不要这么做了,钱留着自己用吧,但她不听,为此,我一直觉得很不安。

  我记得在其他地方说过,张阿姨虽然老了,但她这样的人才是“新人”,是毛主席培养出来的适应未来的社会主义的新人。这位老“新人”也有自己的烦恼。在过去的几年中,她一直为一件困扰着她自己也困扰着她的一些老同事的麻烦事而奔走呼号,至今还没有结果。

  张阿姨是铁道科学研究院的退休工程师,住在单位的家属楼。铁科院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老单位,老职工多,一部分家属楼建设年代也较早。受当时条件的限制,兴建较早的住宅楼多为没有电梯的六层楼,张阿姨说,铁科院有20栋六层楼房,只有两栋有电梯。由于历史的原因,住在没有电梯的老楼里的,以老职工为主,爬楼就成了这些老人每天面临的问题。有些腿脚不好的高层住户,平时没办法下楼,只能长年困在屋子里。

  那么对这些老人来说,安装电梯就成了生活中最实际的需求之一。对老住宅楼进行改造,加装电梯,已经进入了政府工作的关注范畴,这是随着社会发展生发出来的合理需求。北京市2010年就下发了《关于北京市既有多层住宅增设电梯的若干指导意见》,然而,张阿姨所生活的社区却至今没有动静,安装电梯的工程根本无法启动。

  张阿姨一直为此事找单位领导反映,还在网上发表公开信呼吁。在今年4月的一篇文章中,张阿姨引用了《关于北京市既有多层住宅增设电梯的若干指导意见》中的若干规定,并一针见血地指出文件的漏洞:

  “该文件没有体现政府哪些部门应承担具体职责:如哪个部门牵头筹集资金、安装电梯、哪个部门负责帮助居民协调矛盾,又是哪个部门负责联系安装电梯单位并落实每部电梯成本。”

  自从知道了张阿姨的困扰,我也一直困扰该如何分析这样的问题?直到近日我读了潘维教授为他自己的新书《信仰人民》写的序言,潘维教授正是把目光对准了此类老百姓生活中琐碎的烦心事,并从中提炼出了大道理。

  现在是和平的时代,经济建设在改革开放的近四十年中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不再存在于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需求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而是人民群众安居乐业、育儿养老的愿望如何更好地得到满足。跟天下大事比起来,这些都是小事,却是老百姓最大的关切,这些问题能不能解决好,事关执政党能否抓住民心。

  中国的城市化已经很高,未来还会进一步提高。向城市生活方式的转变带来了很多新的挑战,正如潘维教授指出的,高层住宅的生活方式挑战着私有产权的概念,除了个人的居住空间外,有太多公共的设施需要集体维护,太多公共的问题需要集体解决。这里有组织群众的巨大空间,这里是党组织争取民心的场域。

  借助这样的理论视角来看张阿姨面临的问题,就知道,要解决问题其实不难,只要党组织能发挥作用。解决问题可以有多种方式,首先,如果他们单位的党组织在意老年职工的生活难题,将其放在优先的位置解决,那么完全可以发挥领导作用,由单位在财务预算中拨钱给老式住宅楼修电梯。加装电梯说到底还是资金问题,钱到位,问题就解决了。

  其次,如果单位经济状况紧张,需要住户个人集资,党组织需要发挥的作用就更大了。加装电梯对整栋住宅楼的用户都有影响,但电梯并不是对所有住户都有用,住一楼的就用不到电梯,如果按北京的相关文件说的那样,把这样的工作交给住户按《物权法》的规定协商解决,任何住户都有一票否决权的话,那么恐怕永远解决不了。一楼住户用不着电梯,安装过程又会对生活造成干扰,那么一楼住户不但不会出钱,恐怕还会要求补偿才能勉强同意加装,但其他楼层的住户会愿意花钱买他们的同意吗?这时候,呼唤的是党组织的领导和组织能力。

  再次,假设单位没钱,个人也没钱,像张阿姨这样的住在高层的老年人的出行问题就解决不了了吗?也不是的,只要党组织有威望,有协调能力,照样能解决,协调住户调换住房,让老年人住低层、年轻人住高层就可以了。这说起来有点麻烦,但注意前提,只要党组织有力,完全可以做到。

  张阿姨说起为了安装电梯一事所费的周折,气愤地讲,让住户按照《物权法》自己协商解决,这是“挑动群众斗群众”。当然,这是气话,用这种方式进行管理,本意并非要“挑动群众斗群众”,这只是因为理论跟不上现实的需要了,指导思想乱了,该党组织把组织群众的本弄丢了。

  群众生活中的小事琐事就是最大的政治。现如今看似问题堆积,但只要各党组织找回正确的自我组织和组织群众的方法,这些就都不是什么难事了。

网友立场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