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四大重磅影响

特约评论员张茂荣

  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从而与尼加拉瓜和叙利亚一道,成为全球第三个明确拒绝加入对抗气候变化阵营的国家。由于美国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第一大经济体和第二大排放国的地位,其退出《巴黎协定》将对全球气候治理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一直以来,特朗普就是一个气候变化怀疑论者。特朗普指责气候变化是“骗局”,自参加总统竞选以来就威胁要退出《巴黎协定》。他上台后,要求评估修改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旨在减少发电厂碳排放的《清洁电力计划》,并在2018财年联邦政府预算中,提议停止向一些联合国应对气候变化项目拨款,同时大幅削减美国环保局预算。特朗普在宣布退出《巴黎协定》时表示,《巴黎协定》让美国处于不利位置,而让其他国家受益;美国将重新开启谈判,寻求达成一份对美国公平的协议。国际社会纷纷抨击特朗普的这一行为,并表态将坚持《巴黎协定》,对抗全球气候变化。

  美国的退出将对《巴黎协定》的履约和全球气候治理产生深远影响。一是对《巴黎协定》的普遍性构成巨大伤害,动摇以《巴黎协定》为核心的国际气候治理体制的根基。《巴黎协定》与《京都议定书》的最大区别之一在于其普遍性,即对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均具有法律约束力,由此产生的合法性对全球气候治理的有效性至关重要。因此,美国的退出将使《巴黎协定》的成效大打折扣。

  二是全球减排目标的实现面临巨大挑战。研究显示,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后,在温室气体排放上可能走回头路,到2025年时可能只能较2005年减排17%左右,与奥巴马政府制定的26%至28%的国家自主减排贡献目标相去甚远。这将增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压缩其他国家的排放空间,增加其他国家的碳减排负担,从而增加实现《巴黎协定》2℃温控目标的难度和成本。

  三是引发不良示范效应,重创国际气候合作的信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拒绝履行国家自主减排贡献,在国际气候合作中会形成“搭便车”的不良现象,伤害国家间合作的信心,导致其他国家可能采取类似不作为政策。虽然目前多数国家都公开表示将继续履行《巴黎协定》,但美国的退出可能会引发一些国家内部“气候政治”的变化,示范效应难以避免。

  四是全球气候治理资金筹措更加困难。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发达国家每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支持的承诺将很难实现。据统计,美国一直是全球环境基金的最大捐助者,其出资额占比超过20%。随着美国政府大幅减少向联合国绿色气候基金注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在财政上或将难以为继,并重挫全球低碳投资信心。

  面对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带来的严重负面影响,中国正负起负责任大国的担当,团结欧盟等其他各方,引领全球气候治理继续向前发展。英国《金融时报》称,中国和欧盟结成应对气候变化的“绿色联盟”,以反制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这超越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传统鸿沟”,对保持发展中国家对《巴黎协定》的支持“相当重要”。中国正走向全球气候治理的舞台中心,成为主导的“议程设定者”。(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张茂荣)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