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课”成生意,供不应求汗颜了谁?

特约评论员王言虎

  近日,有记者调查发现,国内一些高校开始流行起替课的“生意”,在课堂上替“雇主”喊次“到”就可以轻松赚到一二十元钱。“有偿替课”俨然已经形成了产业链,一些高校学生专门建替课QQ群,做起替课中介,明码标价,有的“替课族”能月入千元。

2

  替课本不新鲜,但凡上过大学的人,即便没经历过,也会有所耳闻。但现在,替课也借势互联网+,玩起O2O,形成一种产业,就委实让人大跌眼镜。这些大学生,到底是在上学,还是在做生意?

1

  十年寒窗苦读,一朝迈入大学,如果只是为了能够不上课,那这样的大学不读也罢。

  大学的主要功能是提供知识,大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学习知识。这是大学生最基本的角色定位,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而课堂又是大学生学习知识最主要的途径,如果连上课都找人替了,逃课者能学到什么也可想而知。何况,上大学有上大学的规矩,按时上课是最基本的校规,逃课、替课者都要负违纪责任。

3

  对于“有偿替课”,缺乏信用,沾染铜臭味,太过功利,这是无欺事实。但“有偿替课”又不是用一句简单的“不诚信”、“功利主义”就能解释的。

  一方面,“有偿替课”集中发生在大三大四学年,一些人逃课,未必就是不上进,他们有的只是为了找一个安静的环境复习考研或考公务员。两利相权取其重,只能忍痛割“课”。事实上,这在就业、升学压力集中的大学后半段,非常普遍。而随着“有偿替课”成建制地出现,更是为这种需求提供了出口。

  另一方面,一些课程枯燥无味,教师讲课如念书,也难以将学生留在课堂。对大学课堂的弊病,每个逃课的人都能找出一大堆理由:填鸭式教学,缺少趣味性;重理论轻实践,除了死记硬背难以锻炼出真正的实践能力。尤其是一些公共课,课程本身缺少吸引力,在一些学生看来,除了凑学分并没有什么价值,自然也就不想去上。但往往是这类课堂对平时考核特别重视,为了不挂科,逃课学生只能通过“有偿替课”找人“带班”。

  事实上,有调查也显示,在替课QQ群中,寻找替课的课程多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近现代史纲要、大学英语等公共课。这些课程涉及通识教育,本身也有较大价值,如何以更好的形式与学生完成这类课程,高校与教师需要做出探索。

  正如某位大学教授所言,一方面学校要强化校纪,大力打击替课行为;另一方面,也要提升教学质量,对于不受学生欢迎的课程和教师进行整改。诚哉斯言,处罚学生与反省自己,是整治大学生“有偿替考”的两个方面,哪一项都不能轻视。

  还是要强调,无论有什么理由,逃课、“有偿替课”都不应该被提倡,也提醒高校,该想想怎么才能把学生留在课堂上。

网友立场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