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花式腐败的“祁同伟”,刮骨才能疗毒

特约评论员卞离石

  在现实生活和腐败官员面前,任何想象力都是苍白的。

  据河南省公安厅通报,鹿邑县公安局原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邱海山伙同民警刘萍、鹿邑县人社局公务员管理股原股长张季梅等人,在办理毕业生分配、干部调动、公务员登记和入警申报过程中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贪污、受贿。其中一处令人震惊的“罪状”是,邱海山为女儿篡改档案年龄,竟使其“7岁上警校、10岁当公安、长期领工资”,且拥有6个虚假户口和身份信息。

  邱海山的胆大妄为,正应了那句古话,“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利用手中的权力,他的子女无论是否努力,是否优秀,都坐拥毕生无忧的“公家待遇”。毫无疑问,这就是腐败,一种超乎想象的腐败。

  邱海山等人变着花样搞腐败的手段和方式,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中的汉东省公安厅长祁同伟。为了爬到“副省级”,他跑到前任省委书记家的祖坟去哭坟,溜到现任省委书记的叔叔陈岩石所在养老院去锄地;腐化堕落的他,跟山水集团的高小琴不清不楚,甚至给贪官丁义珍通风报信,助其逃到美国。这种无所不用其极的丑陋行径,却借“8年前兢兢业业的公安厅副厅长”“15年前坚持正义的检察长”“23年前中弹不下火线的英雄缉毒队长”等美名掩盖了过去。

  确实,现实中,权力异化披着伪装的外衣,并不容易甄别。之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人民的名义》编剧周梅森便不无感慨地说到,“这些年腐败的最大特点是腐败手段和形式的丰富性完全超出了作家的想象,远远走在作家的前面”。从“小官巨贪”的部委处长赵德汉,到玩“花式腐败”的公安厅长祁同伟,无不显现了腐败的隐蔽性和复杂性。

  面对祁同伟们的“花式腐败”,决不能养痈为患,必须拿出刮骨疗毒的勇气。而当务之急,就是彻底祛除毒瘤。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在一身正气的孤胆英雄、京州市公安局长赵东来等人的努力下,祁同伟得到了应有的下场。现实中,邱海山、张季梅、刘萍3名涉案人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鹿邑县公安局原政治处民警张晓耀等29名违纪人员也分别受到党政纪处分。

  党的十八大以来,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和历史担当,加大反腐力度、严查腐败分子。不仅“打虎”“拍蝇”,更针对海外在逃分子开展了“猎狐”行动,在全球范围内布下了惩治腐败的天罗地网,交出了一份沉甸甸的反腐成绩单。正因为坚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反腐才更有震慑力、才更得民心,这既是维护法纪的严肃性,更是震慑那些贪腐之徒,教育和挽救更多的同志。

  从根本上来说,杜绝腐败,须强化对权力的制度约束。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建设廉洁政治,对反腐倡廉建设提出了更高要求。试问,祁同伟们为什么能把腐败玩得这么溜?归根结底,还是权力不受制约使然。邱海山等人骗取公务员和人民警察身份的做法,在常人看来,绝对是一系列“高难度动作”,然而他们却办得顺风顺水、一路绿灯。可见,唯有制度,方能钳制这些任性之“手”。

  从长远看,治花式腐败的“祁同伟”,更应在制度建设上持续发力。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努力构建“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纯净政治生态,才是刮骨疗毒的有效之策。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