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区:激活全局的一步棋 迈向未来的新起点

特约评论员:张孝德、张文明

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历史背景下,继深圳经济特区、上海浦东新区之后推出的又一具有全国和划时代意义的战略举措。雄安新区的设立缘于京津冀协同发展,但其功能与作用不止于此。它是当代中国在迈向生态文明建设、转型发展的新时代背景下,激活全局的一步棋,是迈向未来新战略的实施平台。

迈向新时代战略的新载体,中国发展模式创新的新平台

上世纪80年代以深圳特区为起点,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深圳特区形成了巨大的改革开放示范效应,其作用远远超出了深圳特区本身。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所开创的以特区为起点带动全局的改革开放之路,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经验。进入90年代,这个成功经验再度升级为以浦东新区为龙头的中国改革开放新战略。

如今,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审时度势,提出雄安新区发展战略。这是邓小平改革发展理论和中国改革开放经验在新时代的再度创新与发展。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社会发生了巨大的结构性变化,国内外发展环境也处于重大转型中,国家面临着新机遇、新挑战和新问题。

在此背景下,雄安新区重大战略决策横空出世。它所承载的不仅仅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功能,还将成为新时期中国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共享发展战略落地的新载体,将会成为中国经济社会从东部到中部阶梯式推动的新引擎,将会成为从工业文明到生态文明绿色发展的新实验。

激活京津冀共振效应的一步棋,形成协同发展新动能的增长极

按照中央对雄安新区的功能定位,它主要承担三大功能:一是重点打造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二是有利于加快补齐区域发展短板,成为河北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新的增长极;三是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发展新模式,打造全国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加快构建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雄安新区是下活京津冀协同发展这盘棋非常重要的一枚棋子。作为京津冀面积最大的腹地,河北的优势不言而喻。可由于缺乏能够与京津相匹配的协同发展增长极区域,河北又有明显的短板,京津冀之间协同共振的效应还未能形成。

党中央设立雄安新区是全盘激活整个京津冀的一步妙棋。它的精妙之处在于没有按照常规思维选择保定和石家庄这样的城市,而是选择了雄县、容城、安新等三县作为新区。由这三个县形成的内三角与京津形成的外三角不仅在空间结构上内外呼应,而且在动能上使得尚未开发的雄安新区与发展饱和的京津产生互补、互动效应。从经济学上看,雄安新区将会成为低成本承接京津溢出资源的洼地。同时,由于雄安新区是在新背景下的创新性承接,还会形成不同于京津的创新高地,最终形成京津冀之间协同创新、共赢发展的新格局。

  一带一路战略的新龙头点睛之笔,中国对外开放的新格局

  雄安新区也为中国实施一带一路战略提供了新动能,成为中国新时代向西开放的新引擎。如果说20世纪80年代是以深圳特区为龙头带领沿海开放的时代,90年代是以浦东新区为龙头带动沿江开放的时代,那么21世纪的中国,京津冀将会成为带动中国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新龙头。而雄安新区在京津冀这个龙头中所起的恰恰是画龙点睛的作用,将成为神来之笔。

  中国生态文明建设新试验区,中国生态城镇化新示范区

  4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推进会议上,连用了7个“严”强调了中央对雄安新区开发的管控态度。这表明,新区的发展模式定位,不是现有发展模式的重复,而是与新时代对接的模式创新。这个新时代就是十八大提出的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时代。在京津冀饱受雾霾、高房价、诸多大城市病的压力下,雄安新区成为生态文明战略全面落地实验区,成为生态城镇化建设的示范区。雄安新区发展的新动能,是来自基于“互联网+”带动的跨界协同创新的新动能,是来自满足绿色发展需求的生态产业、生态科技、生态文化创新的新动能,是来自满足转型发展所需要的人力资本、文化创意、科技创新、智慧激活等新要素集聚所释放的新动能。只有这样的发展模式,才能使雄安新区担当起党中央赋予的新使命与新功能。(作者张孝德是国家行政学院生态文明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作者张文明是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博士生)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