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大兴安岭的春天沦为瓶中风景

特约评论员何双江

  近日,网上刮起“野生杜鹃”热卖风,产自大兴安岭的野生兴安杜鹃成了全国网友点缀家居的新宠。记者搜索发现,仅一家淘宝店一个月就卖出近19万枝野生兴安杜鹃干枝,而网络销售总量更是无法估算。

  漫山遍野的杜鹃花,迎风踏雪傲然绽放——这是大兴安岭的春天,这是东北山林的乡愁。千朵万朵的杜鹃,是自然的馈赠,更是历史的抒情;而今却在千店万店的逐利思维下,以病态之美饮鸩止渴地点缀在难以数计的花瓶里。一朝花颜消陨,不过枯枝一根。

  要命的是,这种“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的疯狂交易,已经危及大兴安岭的林业资源平衡。有几个数字,令人如芒在背:一则,商家是毁灭性地折枝。正如专家所言,“如按淘宝商家所说,每个月4700余笔干枝订单全部是野生的,仅这一家一个月就采伐了至少18万8千余枝,这种采伐可以说是毁灭性的破坏!”二则,野生杜鹃资源有限且生长缓慢。“大兴安岭的野生杜鹃花生长缓慢,一年最多长10厘米。”长得慢,卖得欢,假以时日,这大自然最艳绝的风景,恐怕就真的只能在教科书或幻灯片里再现了。更要命的问题是,生态如链,环环相扣,一旦野生杜鹃遭殃灭绝,大兴安岭一带的生态环境,会发生蝴蝶效应般的改变吗?这个问题,只是无疑而问,就像穿山甲之于岭南、白鳍豚之于长江的标本意义一样。

  买花者本是爱花,却不曾想掏了真金白银,不仅成不了护花使者,反倒成了辣手摧花的罪人。这之间的辩证法,若非醍醐灌顶,还真难自觉自知。谁会想到,不少买家朋友圈里用来炫耀春色的70厘米至100厘米兴安野生杜鹃干枝,至少要再经过7至10年的“疗伤”,才会再次花复原貌。

  好在,相关部门及时警觉:比如大兴安岭加格达奇塔河县人民政府在2月9日下达了《关于禁止非法采集销售运输兴安杜鹃的公告》等紧急通知,禁止任何人滥采、毁坏、贩卖、运输野生杜鹃。松岭区于2月16日下发了《松岭林业局关于严格保护兴安杜鹃的紧急通知》,要求各林场、管护区、营林基地和相关单位立即行动,坚决遏制和打击盗采、销售、运输兴安杜鹃的势头。据了解,目前其他相关各镇、林场、管护区等单位也都已经全面加大打击盗采杜鹃花枝条的宣传保护和监督检查力度。

  不过,真要保护好野生兴安杜鹃花,恐怕还得在三个源头上下功夫:一是原产地保护。林业部门如果不能“长牙齿”、“秀肌肉”,暴利驱使之下,砍伐贩卖的癫狂就难以遏止。二是网商配合。对于明晃晃破坏生态且来路不正的大批量贩卖野生兴安杜鹃行为,应利用大数据手段加以监督、集存证据,并及时向公安等部门反馈,及时下架相关商品、雷霆关闭相关网店。三是普及爱花理念。真爱花,就让它在大自然的怀里自由生长,有钱购买不如用心领养,不能为了一己私欲的瓶中风景,而将整个大兴安岭的春天残忍拆零。

  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绿色发展如果成为待价而沽的盆中景致,这不仅是地方的政绩观出了问题,更是公共治理的疏漏与短板。一支杜鹃花,亦是一阙生态观。砍伐泛滥、花海缩水,大兴安岭的野生杜鹃花,早不复当年的繁盛壮美。只是,卖完了再去保护、毁光了再去怀旧的老路,不能继续重蹈覆辙了,就让大兴安岭的春天,静静绽放在我们守望得到的地方;就让一整个中国的花红柳绿、春和景明,陪伴我们的日子、滋润我们的梦田。

 

 

网友立场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