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专家谈】易地搬迁助民安,产业扶贫帮民富

特约评论员王晓毅

1

  国务院批准的《全国“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规划》明确表示,计划5年内对近1000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施易地扶贫搬迁。该规划明确,搬迁对象主要是“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地区经扶贫开发建档立卡信息系统核实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约981万人。李克强总理在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2016年实现易地扶贫搬迁240万人口,超额完成了年初所定200万人口的目标,2017年的目标是完成易地扶贫搬迁340万贫困人口。如果按期完成,那就意味着在两年时间里几乎完成《规划》60%的目标。

  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实现如此大规模的人口迁移无疑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之一。易地扶贫搬迁是“五个一批”脱贫机制之一,但是与其他四个不同,易地扶贫搬迁不是一个单一的政策。贫困人口在实施易地搬迁以后,仍然需要产业扶贫,教育扶贫,生态补偿和社会保障的兜底,因此可以说,易地搬迁包含了“五个一批”的全部内容。

  对于易地扶贫搬迁来说,这仅仅是扶贫的开始,更重要的工作在于搬迁之后。在搬迁后,移民教育条件普遍改善。大多数贫困地区的公益林补偿和退耕还林也优先在易地搬迁地区实施。低保政策不仅在移民以后得到延续,有些还从农村低保转入城镇低保,提高了低保的保障水平。因此在易地扶贫搬迁中,教育、生态补偿和社会保障都发挥了积极作用。

  相对于教育、生态补偿和社会保障的兜底,易地搬迁以后发展产业增加就业的困难最大。一方面易地搬迁以后,移民面对着陌生的环境,他们原有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都面临着新的挑战;其次,也是更重要的是“锅底效应”。经过大规模精准扶贫,到目前仍然处于贫困状态的是那些贫困程度最深,扶贫难度最大的贫困人群。而在这个深度贫困的人群中,那些处于生态环境极度脆弱地区,需要通过易地搬迁解决贫困的人群又是扶贫难度较大的群体,其扶贫难度可想而知,没有特殊策略,这些贫困人群很难实现真正脱贫。

  如何使上述群体脱贫,黔西南所采取的“搬迁搬文化”的办法可以提供一些有益的借鉴。将祖祖辈辈生活在大山深处的少数民族搬出,让他们适应现代的城镇生活并掌握新的技能,从而实现产业扶贫,这在短时间内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黔西南让移民保留传统文化,并创造一个新的移民空间,将这些文化转变为产业发展的动力。

  文化的搬迁,即将少数民族山里的文化一起移到新的搬迁区,可以减少少数民族移民对陌生环境适应的困难。比如在新的移民区保留了其原有的社区组织、仪式和生活习惯,使移民无需担心不懂普通话而无法适应移入区的生活,也不用担心遇到困难无人相助。尽管进入新的地区仍然有许多新的困难,但是他们所熟悉的社区组织、亲属网络仍然存在,因此在新的地区所产生的心理障碍会大幅度减少。

  此外,发挥其文化优势,并将其与现代市场对接,将发展劣势转而成为发展优势。比如许多少数民族妇女熟悉的刺绣在进入市场以后,成为具有民族文化符号的商品;传统的仪式和节日成为旅游文化的因素。推动民族文化进入市场,不仅需要贫困人群自身的努力,更重要是的搭建企业、政府和社区的桥梁。

  在今后3至4年中,还有数百万贫困人口要通过易地搬迁实现脱贫。在此过程中,发掘移民的优势并将之发展成为脱贫致富的手段,将会比硬性地改变移民的生产生活方式更为有效。(作者王晓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农村环境与社会研究中心研究员)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 最新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