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野生动物,“食客”不能逍遥法外

特约评论员张玉胜

  前有“穿山甲公子”,后有“穿山甲公主”!日前,一位网友晒出高官宴请吃穿山甲的图片,引发网友强烈关注,将其称为“穿山甲公子”。2月12日,微博网友“农大MXD”又晒出一位“穿山甲公主”,该女子网名“绽放的多多”,因经常在微博上晒出食用穿山甲等野生动物的信息,而引发网友关注。深圳市城管局14日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深圳市森林公安分局将家住深圳市宝安区的网友“绽放的多多”带回归案,接受调查。(2月15日《北京晨报》)

  如果说人类权利尚可通过受害者的申诉维权来保障,那么野生动物的生存繁衍就只能寄望于人类的怜悯与庇佑。从香港富二代受宴请吃穿山甲到吃穿山甲讲究“套餐”的深圳女网友,本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穿山甲渐成一些“吃货”们的桌上美餐,这无疑折射出对野生动物保护的意识淡薄和监管缺位。

  大熊猫曾被国人奉为“国宝”,但殊不知我国土生土长的中华穿山甲,其珍贵程度远胜于大熊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早在2014年就将其定为“极度濒危”,而大熊猫则在2016年被降级到“易危”。而更为关键的,一只穿山甲每年只能生一胎,且这种动物很难被人工驯化和养殖。

  如此珍贵和稀有的野生动物,缘何总是难逃成为人们盘中餐的厄运?究其原因,或为流传甚广的“滋补说”。这其实是一种认知误区。尽管穿山甲入药早在宋代就被记载用于妇科治疗,但真正的药用价值却只是在于穿山甲鳞片的角质。食其肉不仅无益于身体健康,反而已被证明具有可能引发变态反应性肝损伤的毒副作用。

  偷吃了国家明令保护的濒危野生动物,食用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丝毫没有负罪感,反而还要拿出来炫耀,除了其不把《野生动物保护法》当回事的法治意识淡薄外,扭曲的荣辱观也是其重要的思维支撑。基于物以稀为贵的社会常理,似乎吃到的东西越濒危,自己的身价就越显得尊贵。在满足其吃个稀奇的愉悦快感之余,更不无对财富炫耀和对特权展示的虚荣心驱使。

  野生动物频频被摆上餐桌,监管缺失和违法成本过低是其重要诱因。试想,从捕猎到运输、从买卖到食用,非法者缘何能在诸多环节中轻易过关?如果不是食用者利令智昏地自我炫耀,“穿山甲公主”何以能够东窗事发、归案被查?而纵观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条规设计,只偏重于对捕杀者、交易者处罚的制度弊端显而易见。也正是钻了“刑不上食客”的法规漏洞,才有了众多食用者的大快朵颐和肆无忌惮。正所谓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无需顾忌风险的食客需求,激发了盗猎者为牟取暴利而不惜铤而走险的冲动。作为残害野生动物黑色链条的消费末端,对食用者的连坐同罚,理当成为依法保护野生动物的题中之义。

  不能让不法“食客”逍遥法外!这既是契合民意的社会期待,更是完善法规功能、提升违法成本的现实必需。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