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养懒人”为“福利病”开出良方

特约评论员卞离石

  近日,广东省广州市出台《广州市最低生活保障对象参加社会公益服务管理办法》。从今年起,该市达到法定就业年龄且具有劳动能力但未就业的最低生活保障对象,应当参加与其身体健康状况相适应的社会公益服务,每人每月累计不少于60小时。

  之所以出台这个《办法》,让社会救助权利与社会服务义务结合,当地政府的主要考量,就是“不养懒人”。

  虽然说,将一部分低收入、生活困难的人群纳入低保范围,由国家和社会给予救助,是扶危济困的社会文明体现,但现实生活中,也不排除少数具有劳动能力的低保对象“懒得出去找工作”,甘愿领低保“混日子”,成为“等、靠、要”的边缘人群,由此也带来不良的社会影响。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养懒人,才能更好地救助穷人。不劳而获的“现代童话”,其实是对勤劳品质、奋斗精神的摒弃。如果任由领低保“混日子”现象滋生蔓延,按劳分配的社会公平将无从体现,消磨的是社会锐气,养成的是社会惰气,其于国于民的危害性不言而喻。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从现有低保制度设计看,尽管力度和范围可谓前所未有,但也存在一些“真空地带”。特别是在低保对象的认定上,主要依据的还是家庭财产和家庭收入,至于个人是否有劳动能力,则并非“硬杠杠”。由此,就给了少数人钻空子的可能。

  之前,北京市等地也曾规定,处于就业年龄、经两次职业介绍而无正当理由拒绝就业的人员,暂不享受低保待遇,但实际中仍不乏“懒人”吃低保现象。问题就出在,虽然有相对量化的强制性规定,但一些要求过于“模糊”。比如,就“正当理由”而言,可以说各有见解,并无确定而具体的标准,落实起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审视广州市的低保新规,在出台《广州市最低生活保障办法》的同时,创造性地将最低生活保障对象纳入社会公益服务范围,用地方制度之“砖”堵上低保漏洞,而且是“堵”亦有道。《办法》针对参加社会公益服务的低保对象,作出了“三大限制”:一是法定就业年龄,二是有劳动能力且未就业,三是社会公益服务与身体健康状况相适应。规定如此清晰、明确,将有助于防止“一刀切”式落实。

  更令人称道的是,该《办法》出台前,有关方面曾积极征求意见,最后将社会公益服务确定为“每人每月累计不少于60小时”,主要考虑的是每月工作20天、每天3小时,劳动强度并不大,具有可操作性。而且,《办法》还确定了服务豁免的5类情形,再辅以请假制度和适时调整制度,更体现出新规的民主、科学、人本精神。

  当然,作为地方创新之举的《办法》,亦非完美无缺。比如,劳动能力如何界定,惩罚措施如何衔接等,都有待进一步完善。从长远看,要医治“福利病”,还需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出台专门的国家立法,而广州市的这次“试水”,为我们如何更好地救助穷人,提供了一个有益借鉴。

网友立场
编辑推荐
  • 最新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