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裸跑弟”考大学,教育焉能揠苗助长?

特约评论员李松林

  时隔5年后,曾令儿子在雪地里“裸跑”的“鹰爸”何烈胜,近日携儿子“裸跑弟”报名参考南京大学销售管理专业自考课程。这意味着,“裸跑弟”即将参加“大学考试”。过去5年间,何烈胜在儿子身上展开了一场教育实验,引发争议不断。面对争议,何烈胜称“另类不一定是错误”,而教育专家对何的教育方法持否定态度。

  不论是2012年纽约雪地里的“裸跑”,还是2013年元旦南京地铁口的卖报,抑或此后自驾飞机飞越北京野生动物园……“裸跑弟”的一举一动,都将他和父亲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其实,原因不难理解——当大部分人都在朝着成长的方向稳步前行时,“裸跑弟”却与众不同、大跨步奔跑。“反常+独特”,注定了这个孩子会是一个长期受争议的人。

  迄今为止,很难说“裸跑弟”及其父亲的“鹰式教育”就是失败的。就如何烈胜所言,他的教育方式只是另类了一些,而“另类不一定就是错误”。不过,就何烈胜对教育的认知及其教育理念,乃至让只有8岁的孩子去“考大学”,确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

  比如,何烈胜认为,中小学的基础知识无用,自考销售管理不要考语文、数学、英语,所以那些必修课没必要。此外,谈及“裸跑弟”可能缺少正常的同学关系时,何烈胜说“有质量的同学关系才有意义,无质量的同学关系可以不需要”。这种认识无疑是偏颇且功利的。基础知识真无用吗?即使在英美国家,如今也在担心教育体系中的基础知识弱化问题。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学过语数基础知识、缺少与同学交往交流的孩子,今后能对现实生活适应自如。

  又如,何烈胜将自己对生活和教育的认识,偏狭地“移植”到了“裸跑弟”身上。在访谈中,他多次谈及“我没见过他抵触,因为都是他想要的”、“内心是喜欢的,因为会有成就感和自豪感”、“作为父亲,我是成功的”……这种带有盲目自信,甚至有些自负的观点,对其个人来说可能无所谓,但对教育子女来讲,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一个完整的人不仅需要人文情怀,需要艺术素养,还需要其他方面的训练,尤其需要科学思维的训练。何烈胜这种封闭的盲目自信,无疑会在某种程度上束缚孩子的全面发展。

  而从法律意义来讲,我国《义务教育法》第十一条规定,“凡年满六周岁的儿童,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送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条件不具备的地区的儿童,可以推迟到七周岁。”这是一个强制性的规定。“裸跑弟”在其父亲的“指导”之下,并没有接受系统完整的义务教育,而是接受“在家教育”,严格意义来讲,此举已侵犯了孩子的受教育权,涉嫌违法。

  教育自有其规律,孩子的认知和身心生长也有其规律。教育方法可以“另类”,但不能走极端,尤其切忌揠苗助长。如果说,当初“裸跑弟”在雪地“裸跑”,还多少让人眼前一亮,可以接受,而眼下,这个只有8岁的孩子却要忙着“考大学”,则让人倍感忧心——地基不牢,焉能盖大楼?这也是何烈胜的教育方法不能赢得公众认可的原因所在。

  “裸跑弟”的身上,已经欠下了不少成长的“账”——不仅包括基础知识,也包括与同龄孩子一样该有的快乐、幸福和酸楚。“鹰式教育”是对是错,一时难有定论。不过,“裸跑弟”现象却给大家提供了一面镜子,让我们思考孩子究竟需要怎样的教育,以及家长在子女的教育过程中应当扮演怎样的角色。

网友立场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