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疯人院”,牵出医患真问题

特约评论员卞离石

  好莱坞经典影片《飞越疯人院》,如今也有了“现实版”。

  2月4日下午,贵航贵阳医院通过官网发布声明称,该院医生杨绍雷私自携带64名精神科住院患者转至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同时有多名医护人员未履行手续离岗。5日,贵阳市卫计委发布声明称,目前,64名患者中有4名已返回贵航贵阳医院,其余60名患者在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接受治疗,联合调查组正在对此核实调查。

  在医生杨绍雷看来,自己带患者集体“转院”的做法,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我就跳个槽,怎么弄出这么大动静?”的确,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条件更好,“转院”是为了患者的利益,再说也经过了患者监护人同意。不错,医院硬件或许更好,但患者监护人应该更明白这个道理:当“知根知底”的主治医生,连同所在科室的骨干力量都要“跳槽”了,患者不跟着走能行吗?

  如果是一次简单的“跳槽”行为,的确不可能闹得“满城风雨”,问题是,这一行为究竟有没有依法依规操作呢?《劳动合同法》明确规定,除非用人单位有“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等法定违法情形,劳动者要辞职,须提前30日以书面形式通知用人单位。从报道看,杨绍雷虽在春节期间向同事交了一张辞呈,但不等单位批准、不办工作交接,就进行“瞬间大挪移”,显然是违法之举。

  既然劳动合同还没有解除,那么从身份来看,杨绍雷就还是贵航贵阳医院的正式员工。如果仅仅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倒也无可指摘,但要“胳膊肘朝外拐”,把自己负责治疗的大批病人带往竞业对手处,导致其所在精神科“人去楼空”,官网上仅剩一名医生挂网,影响到正常运行秩序,就不仅有违基本的职业道德,更可归入“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范围。对于这种违法行为,作为利益受损方的贵航贵阳医院,可以依法索赔。

  当然,责任的板子也不能尽数打在部分医务人员身上。多年亏损的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在国家深化医改的滚滚浪潮中,依托民营资本做大做强,固然是解决老百姓就医难题的一股“新生力量”,但罔顾法律规范,抢夺竞业医院的骨干队伍,甚至包括就医对象,就难免给人留下吃相不雅的印象。

  而作为公立医院的贵航贵阳医院,面对市场对手的挑战,不但没从改变管理、改善待遇、改进设施入手,提高自身的“含金量”和“向心力”,反而把拒不批准执业变更作为一张“王牌”,不仅与改革的大方向逆流而动,也意味着,类似“医生团队带走病患”事件,决非孤案个例,一旦矛盾加剧又会上演。

  更令人为之遗憾的是,无论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杨绍雷医生一方,还是贵航贵阳医院一方,在这场利益的角力中,都将相对弱势的患者变成了任人摆布、为我所用的“棋子”。至于患者的权益,如能不能拥有平静、和谐的就医环境,能不能拥有话语权,则成了被忽视和遗忘的“死角”。这也是该事件查处以及下一步医改过程中,需要着力解决的真问题。

网友立场
860010-1102010100
1 1 1